项目故事

相伴七年——波多罗村项目发展手记

撰文 乐施会项目官员 李敏

波多罗村牲畜冬日的饲草绿肥

2006年我加入乐施会,进入机构没多久,就被分派负责跟进绿色流域在拉市海的小流域综合管理项目。2006年,我第一次到波多罗(那时候村民都称呼自己村寨叫洋芋厂),第一次进村的印象十分深刻。进村的道路非常泥泞,车只能开到垭口,而这段路在当地俗称"蚂蝗谷"。从垭口入村只能走路,随行绿色流域工作人员李大君不时提醒我,要注意蚂蝗跳到身上,搞得我一路甚是忐忑。而绿色流域项目人员平日进村探访项目,有时甚至要从拉市海走到波多罗,一趟走6、7个小时。一路走一路聊,听大君讲到有一次他身体不舒服,在到波多罗的路上晕倒了,那天下着雨,毫无知觉躺在泥地里,最后是被猪啃醒的。大君身上这种理想和坚持让初进农村的我非常钦佩也震撼。终于走到村庄,感受最深是围拢而来的村民们对未来生活充满焦虑。村庄非常贫困,农户家最主要的家庭摆设就是火塘、简陋的床、当作凳子的木桩和放粮食的破木柜。村民的主要靠退耕还林补偿款购买粮食和供孩子上学。而退耕还林补偿款眼看着还有两年(2008年)就要到期,未来有没有村民还不清楚。

郁郁葱葱的中草药种植坡地和羊群

这种焦虑清清楚楚写在村民们的脸上,也深深印入我的心中。村民们言辞恳切地希望乐施会和绿色流域能在生计上给予支持和帮助。作为丽江上游汇水区的小村庄,有了它的水源涵养,才有了丽江美丽的水乡景色。可相隔不到2小时车程,这里的贫困和丽江的繁华形成巨大反差,这种贫困让周边的美景顿然失色。"发展生计是当务之急,否则,村民们可能又会走上砍树还欠账的老路。"绿色流域于晓刚老师忧心忡忡地评价。

陪同筹款同事访问受灾农户

生计发展和生态保护是波多罗村奔小康绕不开的一个课题。围绕着这个挑战,我一路陪伴和见证了波多罗村这七年的发展。在这7年中,我所在的农业和扶贫政策团队与伙伴绿色流域密切合作,努力探索和实践乐施会始终秉承的综合发展理念和视角:同时并重生计改善与村庄生态环境保护、关注社区组织培养、强调村民自我可持续发展能力培养、关怀妇女能力培养和提升、坚持彝族传统文化恢复和保护。

乐施会和绿色流域一路陪伴着波多罗村,多年孜孜不倦的努力已能看到成效。2013年8月,我陪乐施会香港筹款同事和香港志愿者到波多罗村筹款访点,希望将波多罗村庄发展故事和村民们的努力告诉香港捐款者和公众——他们的善款如何被使用,用在了什么地方,帮到了哪些人,又产生了哪些效果?这次访点给我提供了另一个视角再一次和村民重温十年波多罗项目。

乐施会项目官员李敏(右一)与绿色流域工作人员在访点途中

"你们乐施会项目最好的是给我们指出了一条路,一条充满希望的路",社区带头人纳真友次一句掷地有声的点评把我定格在一个非常幸福的时刻。2天忙碌的村庄访点,从早上9点直到晚上9点,村民带着香港访客细细展览和回顾村庄变化的点点滴滴。他们自豪得向香港朋友展示郁郁葱葱的中草药田、欣欣向荣的饲草种植,悠然自得放养在山坡上的牛马,嘶叫欢腾的羊群归圈;还有村民们新近开发的驯化野蜂蜂蜜的甘甜,雾霭下金沙江若隐若现的壮美。

波多罗生态旅游接待的拦门酒

虽然只是个31户人家的小小村庄,波多罗成立有流域管理小组、生态旅游合作社、妇女小组、灾害管理小组。他们轮番向香港朋友介绍她们的工作、已经有的成就和困难。流域小组搬出多年来积累的、近半米高的账本,展示他们做事情的公开透明;生态旅游合作社骄傲地介绍他们外出学习少数民族特色生态旅游模式的体会,他们如何学会了要开发有自己彝族特色的旅游内容,以及自己外出寻找游客的过程;灾害管理小组激动地回忆了由于村民们平日训练有素的防灾机制,全村在今年年初的丽江大火时如何组织有序地应对;热情的妇女小组则给客人展示她们的绣品,忙碌一天后,淳朴勤快的彝族妇女们仍乐此不疲邀请远方客人体验彝族歌舞"打跳"的风采……香港志愿者被深深感染了,跑前跑后忙着用镜头记录下这幸福的一幕幕。

夜色降临,我和一群村民围绕在火塘旁。迎着火光,我问大家,"如果乐施会项目撤出,波多罗可以独立发展吗?"村民们用彝语交头接耳讨论后,回答"我们有信心自己发展"。这时候村民们的目光沉静,态度从容。这一刻,我对7年前村民们让人心痛的焦虑眼神顿然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