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介绍

边远山区少数民族生态脆弱贫困村落的外部援助与内源发展

过去十年,位于云南省丽江拉市海上游高寒地区的拉市乡波多罗村在乐施会项目支持下开展了一系列的流域生态资源保护、管理和可持续生计发展的项目,以解决自然资源保护与当地生计发展的问题。

这个人口不足百人的小小山区村庄浓缩了中国山区村庄发展面临的所有挑战:交通、基础设施、生计来源、生态环境、发展能力等。历经十年项目发展,这个小村庄主要体现出以下特点:

1.多元化生计方式保障了山区生活稳定可持续。从以前极度单一生计方式(该村曾依靠砍伐树木为主要收入,天然林禁伐后失去了主要生计来源)到粮食种植,再发展到经济作物种植业、养殖业,并进而发展到村寨生态旅游,建立起了多元生计的发展方式;

2.村庄各类人群能力在针对性支持下获得很大提升。多年的妇女夜校不仅帮助妇女识字,提高与外部社会交流能力;发展至全村老少都参加夜校,提高了大家的发展能力;该村也成为当地妇女工作的优秀工作点之一。项目进入时还是学生的小村民,现在成长为返回乡村工作的社区骨干。

3.成为民政部社区防灾减灾示范点。从2008年遭受风灾+冰雹灾害,乐施会以救灾项目开始,通过硬件支持+发掘当地传统防灾减灾技术,软件方面帮助社区提高防灾减灾意识和行为,现在这村已成为中国民政部的社区防灾减灾示范点之一了。

4.社区生态文明建设的成功实践。与中国众多以生态为代价取得减贫成效的村寨不同,这个村寨在追求脱贫道路上,由于项目很早就怀抱有的流域生态保护关怀,因此通过激活乡规民约等方式,村庄在经济发展的同时依然保留了自己传统的美丽生态;

5.村民自治机制的形成与发展。在项目支持下,这村庄基于彝族原有家支制度建立起来的村庄决策机制,保证了村庄在"公平"与"效率"之间保持了平衡,全村没有发展的掉队户,也没有暴富者。村庄在面临外部经济诱惑时,能够自我决定自己的发展道路,如拒绝了来自丽江资本老板买断搬迁的出价,决定自己发展村庄生态旅游。

波多罗彝族村项目具体信息

波多罗村(波多罗是彝族名,是近年来村民使用较多,当地常称该村为"洋芋场"。)地处云南丽江拉市海上游高寒地区,是一个彝族少数民族自然村寨。作为"拉市海小流域参与式综合治理项目"的组成部分,乐施会支持合作伙伴"绿色流域"在彝族山区开展了10余年社区综合治理项目,以下是项目内容、活动和成效等方面的介绍。

1.从困顿无着到多元生计发展

1998年前,波罗多村主要靠砍伐木材为生。1998年国家开始实施天然林保护和退耕还林政策。直到2007年,土豆种植和退耕还林补偿款是村民们最主要生计依靠。2007年开始,乐施会支持村民逐步开展多元生计发展。内容包括:a,引进经济农作物的种植与推广。包括中草药种植与推广、土豆和油菜籽种改良;b,推动畜牧业发展。包括饲料绿肥的引入、种养殖技术培训等;c,支持生态旅游发展,包括支持社区开展生态旅游发展规划、建立彝族文化展示中心、改善接待基础改造、协助社区发展与市场对接的能力以及组建马队等。

经过7年多努力,波罗多村已经走出经济结构单一的困境,形成了立体多元的生计来源渠道。土豆、油菜籽、云木香、续段、黄芪、玛咖、虫楼等中药材种植成为村民收入的顶梁柱,羊、牛养殖以及生态旅游收入更让村民的生活锦上添花。村民们生计从以前的"闲得慌"到现在的"忙得紧"。

2.村庄各类人群能力在针对性支持下获得很大提升

村民是发展的主体,培养社区自我发展能力始终是乐施会项目的关注点。在项目过程中,乐施会和伙伴根据不同群体的发展需要实施了不同类型的能力提升活动。

妇女在夜校中学习写自己的名字

项目进入村庄之初,彝族妇女家庭地位比较低,妇女们基本不识字,不会说汉话,生活也相对封闭。2004年开始,绿色流域在波多罗村和妇女们讨论后成立了妇女夜校。妇女夜校从教妇女们识字、说汉话开始,教会妇女们算账。这些生活技能的提升逐步改变了妇女们的生活面貌。克服语言障碍带来了妇女们越来越敢于和外界接触,建立自信。在生态旅游中,由于妇女们和游客交流更顺畅,她们得以更加全面积极地参与到旅游管理、决策等公共事务中来。由于汉话说得好,一些妇女外出打工挣到的钱比男人都多。妇女们地位在社区得到本质提升,妇女们变得更加自立。而随着项目的发展,男人、老人和小孩等也都会参与到妇女夜校活动中,大家在这里参加生态旅游培训、种养殖技术培训,开展村庄公共事务讨论,妇女夜校已经演变成村庄公共讨论和决策的平台。

随着乡村经济发展,男人们的市场能力、外部资源引入能力和对外谈判能力都在提升。孩子是村庄未来的希望。1999年,绿色流域进入村庄时引入"希望工程"帮助,捐助了一批孩子读书。其中一名叫刘雁的孩子现在已经大学毕业。在同龄人纷纷外出打工的潮流下,刘雁选择留在绿色流域、留在自己长大的波多罗村为故乡的发展贡献力量。

从整体看,通过组织建设、生计发展和各种能力提升等活动,波多罗村已经获得了自我组织、共同参与、共同决策、公平与效率相平衡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3.参与式社区灾害管理,成为民政部社区防灾减灾示范点

森林砍伐、树木减少也给波多罗村带来了风灾、冰雹和泥石流等灾害。2008年波多罗村更是遭受到风灾和雪灾的双重打击。乐施会给予石瓦、水管和土豆籽种等救灾支持。

加固后的房屋

灾害过后,2009年起,乐施会支持绿色流域在波多罗村开展参与式社区管理项目。绿色流域协助村民共同讨论村庄灾害类型与原因、当地源自本土有效的应对方法等,并制定社区防灾减灾规划。在社区防灾减灾规划的基础上,绿色流域协助社区建立防灾减灾小组,支持社区开展防灾减灾活动,如支持村民加固房屋,提升抗震能力;在房前屋后种植防风林木,减少风灾;进行羊圈改造,减少牲畜死亡率;开展火灾和地震逃生演练与培训等。

通过这些综合性支持,彝族村寨防灾减灾能力得到了明显提升。这两年,村民们再也不用担心风灾和雪灾。而且今年的丽江大火中,村民们通过有效的组织保护了自己山林。在绿色流域和当地政府的支持下,波多罗村当选为中国民政部社区防灾减灾示范点之一,成为许多兄弟村庄和发展机构来参观学习的对象。

4.社区生态文明建设的成功实践。

波多罗村是距离拉市海最远的一个村庄,海拔3000多米。项目进入之初,曾经美丽的山村正饱受砍伐造成的自然灾害之苦。因此项目一进入村子,绿色流域就协助波多罗村民进行了参与式流域资源保护规划。通过此次规划,村民生态保护的意识得到提升,认识到毁坏森林就是断绝子孙后代的生存之路。村民们以村规民约的方式制定了《洋芋厂关于保护生态环境的规定》以及《洋芋厂关于护林员的规定》。村庄选出两位护林员,护林员补贴由村民自筹,并且村民轮流担任,流域小组来监督等。

远眺波多罗村

这些制度一直被村庄严格执行,并延续至今。在项目发展过程中,村庄的生态并没有被破坏,反而得到加强。生态旅游的发展使村民们意识杜鹃花林作为观赏林是很重要旅游资源,村民们就把禁止在杜鹃花林采伐木柴作为村规民约中的一条。而社区减灾防灾项目开展,村民们开始更为主动栽种防风林,保护生态环境。

目前,31户人家的波多罗村,保护了两万多亩山林以及黑熊、猕猴等野生动物栖息地,野生动植物数量得到恢复,滑坡泥石流减少了,森林得到修养生息。波多罗村一路走来,伴随着社区生态的保护和恢复,这有别于千千万万以牺牲社区生态境为代价,涸泽而渔的高寒山区发展道路。

5、村民自治机制的形成与发展。

波多罗村民源自同一个祖先,全村31户近百人由五个兄弟分支下的五大家庭组成,具有鲜明的传统彝族家支结构特点。绿色流域在协助社区发展中,强调社区主导式发展,而社区组织建立和决策机制的建立是基础。

2000年,绿色流域协助村民投票选举成立了流域管理小组。流域管理小组的成员来自五个大家庭以及包含两名种植能手。在项目运作中,绿色流域针对流域小组成员开展能力提升活动,包括协助流域小组进行角色分工和讨论,提供外出参观学习机会,并在项目运作中给以协助和支持。12年里,在流域小组的协调下,每一个项目都在全村参与的基础上设计、实施、监督和评估,所有项目的信息都是公开透明的,包括项目的规划与进程,资金的使用与分配,这使得村民们每个人都了解项目,了解自己的权利和义务,享有项目带来的利益,成为参与的受益者。

流域管理小组这一社区自组织机制发展带来了社区高度凝聚力和共同决定命运的能力。2009,波多罗村山下的开发商要在环境得到恢复的彝族山上开发旅游,波多罗周边山林都被开发商承包,周围两个村村民被移民到山下安置。位于海拔最高处的波多罗是这座山峰最美丽的地方,也被列入搬迁名单。流域小组召集村民一道讨论是否搬迁,最终全村集体决定拒绝搬迁,拒绝出让公共资源,要靠自己的力量在山区独立发展。为了避免有人家私下转让山林而使村庄丧失谈判筹码,流域小组组织村民讨论制定了《洋芋厂关于保护山林面积的村规民约》,由村民小组和流域小组进行监督。至今还没有人破坏过这些规定,波多罗始终保持着集体山林的完整。

2010年,考虑到村庄已经具备了自我组织发展能力,乐施会和绿色流域决定逐步撤出波多罗村。为了支持社区自组织在外部支持力量撤出后依然能够很好发挥作用,2010年,波多罗村成立注册了洋芋厂生态旅游合作社。合作社骨干仍由流域管理小组骨干担任,并且增加社区监督委员会。

2011年,乐施会开始支持撤出项目,旨在帮助社区增强社区治理、村民共管的机制,确保波多罗村在乐施会撤出后依然能够自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