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的工作 > 项目故事 > 农村发展与灾害管理

农村留守妇女的转变
分享到:0
撰文:李艾/乐施会传播官员

箭杆林村位于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上里镇,是该镇最偏远,也是受灾最严重的村子,与芦山县毗邻,距离震中约10公里。箭杆林村三组又是村里最偏远的村组,地震后村里唯一一条通往外界的村路塌方,村民的生计、出行和孩子上学遇到了困境。

2013年7月,当北川羌族自治县社区志愿者服务协会(后文简称北川社区志愿者协会)的工作人员和乐施会的项目官员一同来到村里进行灾后重建项目评估时,村民们表达了修路的迫切愿望。

乐施会昆明办公室经理冯明玲问道:“如果我们出钱帮助你们买修路的材料和租用修路的设备,但要你们推举人员自己管理,并由村民投工投劳,可行吗?”

“我们自己管理,你们相信我们?” 村民们诧异地问。冯明玲坚定地说:“相信。我们相信全体村民能够走到一起,把路修好。”“没问题吧,我们可以做。”就此,乐施会投入资金33.7万余元,村民自筹2.8万余元,全村98户306名村民共同推举了8个人负责管理和监督,箭杆林村三组道路修复项目于2013年11月启动。   

王成萍是八人小组里唯一的妇女,修路的30多万元钱全部由她保管,每一笔出账经过管理和监督小组的村民商议决定,还要经过她的复核,才能提取现金。


箭杆林三组妇女代表王成萍保管着村路重建的项目资金 摄影:王慧思 
(箭杆林三组妇女代表王成萍保管着村路重建的项目资金 摄影:王慧思)

背负着大家的信任,王成萍做起事情来更加地卖力。村路除了设计、铺设和塌方整修需要请专业的人员来实施,一些搬运和铺毛路的工作是由村民投工投劳来完成的,各家各户都需要出工。村里青壮年男子大多在城市里打工挣钱,为了让路快点修好,村里七八十岁的老人天天赶来工地搬石头、运砂子。王成萍看在眼里,暗地里叮嘱监督小组成员赵永祥把自己负责做饭的排班,换成了到工地抬石头。王成萍说:“相比在外面搬运,在屋里做饭肯定轻松许多。我担心大家说我偷懒,也想跟大家一起干,鼓鼓劲!”其实,她还有另一层考虑:更多地往工地上跑,抬了多少石头、搬了多少砂子,自己心里有数,管起账来更踏实。项目负责人、北川社区志愿者服务协会工作人员文太科介绍:“王成萍工作很认真,每一笔账都对得上,取款提现随叫随到。在修路这段时间,她自己的能力有了明显提高。” 

临近过年,在外打工的丈夫小黄回到家,发现了王成萍的变化。她变得忙碌,不断有村里的人给她打电话、一趟趟地跑银行、拿着一页页的账目和会计黄先祥核对。即使是村里德高望重的村民,在修路支取现金时,王成萍也会毫不客气地问个一清二楚,显得很有些权威。村里人聚在一起聊,大家有时候会开玩笑说:“你媳妇现在可是村里最重要的人,管着我们30多万的修路款。”

进入12月,在城里打工的青壮年陆续地回到了村里,投入到修路的工作中。王成萍更忙了,经常晚饭过后,还要摸着黑到村委开会。小黄心里不是滋味,女人不在家里照顾一家老小,跑出去瞎忙也不挣钱;妻子在村里地位的提升,更让他感到一丝不安。


(村民为村路重建选择路线   北川羌族自治县社区志愿者服务协会供图)

临近年底的一天傍晚,王成萍做好了全家的晚饭,电话铃响起。她在围裙上抹了抹手接电话,是租用修路机械需要预付押金,催她赶紧去付款。小黄坐在餐桌前正等着妻子盛饭,一看她又要出门,一股怒火顶上来。“你整天瞎忙个啥子?也没个钱赚,家里的事情都不管。”王成萍急着外出,对丈夫突如其来的怒火没个准备,争辩道:“修路是为大家,路通了你也方便,怎么还怪我?”没料到妻子会顶撞他,小黄生气地抢过王成萍手里的手机摔在地上,嚷道:“再跑出去瞎忙,我就跟你离婚。”吵架过后,王成萍依旧认真地负责管账,但好一段时间感到灰心。为了王成萍的事情,北川社区志愿者服务协会副会长高思发曾经找到她的丈夫小黄聊天。他说:“小黄一直是家里的经济支柱,当他回到村里,发现自己的妻子管着几十万的资金、整天忙于各种村务,他的心理落差是可以理解的。我们的项目让留守在村里的人发挥了能力,向那些外出打工者证明他们的价值。相信王成萍的丈夫小黄最终会理解她,转而支持她的成长。”

箭杆林村三组的5公里村路,原计划6个月的工期,因为留守老人、妇女的积极投工,使工期大大缩短。仅用了54天,道路赶在了春节前修通。大年初一,村里的男女老少都背着板凳、竹子走在新路上,大声说笑着到场镇上去赶集。

文太科说:“有了修路的经验,村民又向我们提出了很多想法,路通了想发展养殖,他们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好。”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