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的工作 > 项目故事 > 城市生计

这里是我的第二个“家”
分享到:0
“来苏州快两年了,从来没有回过家,路太远,车票也不好买。每次一想到我妈那么大岁数,一个人在家还要帮别人干活儿,心里就难受……” 

说到这里,眼前的这位23岁山东小伙子眼睛湿润了。他叫王海军,2009年10月份来到苏州打工。远在山东农村的老家里,只有母亲一个人,父亲除了农忙,其余时间都在烟台打工,海军还有个弟弟,初二就辍学去了青岛。与苏州沈巷的2万余名外来务工人员一样,海军之所以从山东农村来到苏州,是来闯荡和圆梦的。当初大专毕业后,他在青岛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来常听人说南方好、钱好赚,随便找一个工作都能赚上3、4000,于是也想趁年轻出来闯闯。 

“可来了之后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来了苏州快两年了,可即使每个月工作28天,也拿不到3000块钱。换了几份工作,折腾了这么久,我现在真的很累,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 

我们最初见到海军,是在他租住的 6平方米的“家”里,听说我们要来,他还特意准备了半个西瓜,进屋后,聊了不到5分钟,就听到一楼的房东不满地喊了两嗓子,原来是怕同住的几个上夜班的租户有意见。于是,我们一起来到了他常去的“工友家园”,也就是乐施会支持伙伴在苏州市木渎镇的沈巷创立的“工友社区服务中心”。 



(“工友家园”活动室摆放的本周活动日程)

用海军的话说,这里就像是除自己老家以外的第二个“家”,刚来苏州时,交不到什么朋友,每天除了工作、睡觉,就是泡网吧,这也是此处多数年轻的外来工的生活方式。后来了解到沈巷有这么一家“工友家园”,很多工友都在闲暇时候来这里相聚,于是海军也加入其中。在这个无亲无故的城市,年轻的工友们更多的渴望是有这样一片小天地,能够彼此诉说心声、分享喜忧,正如海军所说:平时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可以来工友家园跟大家说说,也就感觉没那么孤单了。并且,工友家园是完全的公益性质,可以免费看书、借阅,还会定期举办讲座、文艺表演和文学小组等活动,海军也慢慢参与了进来。从去年的舞蹈小组,到今年的文学小组,原本内向的他现在是“工友家园”文学小组的活跃分子,经常需要参与策划、主持活动。用海军自己的话说:自己以前很少主动与人讲话,但是来到“工友家园”后,其他的工友们都主动与他搭话,他也就渐渐主动了。2010年“5.1”的文艺演出,海军一个人需要表演小品、诗朗诵等节目,自打那以后,他开始改变自己,说话的底气也越来越足了。 

把海军与“工友家园”更紧密结合在一起的,还是2011年年初他遇到的社保问题。 

在今年4月份来到现在的德国公司之前,海军是在一家日资企业做现场操作员,做了一年多,海军觉得前途渺茫,因此今年2月份就辞掉了工作。原本想找新工作,可由于原单位的社保交到5月份,因此2月—5月的三个月,其他公司无法接收海军。虽然是短短的三个月,但没有这三个月的工资,本来就没有太多节余的他难以应付房租等生活开支。跑了几次社保中心,都没有解决。与往常遇到心烦的事一样,海军来到“工友家园”聊天诉苦,没想到工友家园一直提供的“法律咨询”服务这回正好帮上了忙。经咨询得知,自己完全可以申请让原单位退缴社保,从而为新单位“让路”。 这让海军心里有了底,再去社保中心时也知道该如何陈述自己的情况,如何依法维权,果然,社保的问题不到一个星期就解决了,海军也得以开始了新的工作。针对这件事,他还在家园自办的刊物《工友通讯》中,写了一篇文章分享自己的经历。 

聊到自己与工友家园的“交情”时,海军似乎变得健谈起来,时不时会露出孩子般的笑容和羞涩。我们不禁好奇,来苏州之前的海军是什么样子,说起这一年多的变化,海军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过去很天真、太简单,现在有了更多的思考,也更加谨慎。人际关系也成 熟些了,觉得朋友相处很重要,可以互相帮忙。” 

    

(工友留言)

听到这里,我想起“工友家园”负责人小全对我们说过的话,他做过一个很有趣的对比,找了四类工友,分别是即将进工厂、刚刚工作、工作了一、两年以及工作了五、六年的工友。那些还未进工厂的年轻人,对未来充满信心和期待,显得积极乐观;刚进工厂五、六天的工友,有的会哭丧着脸对小全说:怎么会这样,他们怎么会这样管理!而工作了一、两年的工友,多数都说对未来没有信心,工作了五、六年的工友,则对工作和未来都没有过多评论,讲话保守谨慎。颇有些“如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的感觉。 

如果说20年前,令苏州闻名遐迩的是其特色的园林景区和历史文化;那么如今,这个除上海之外聚集外来务工人员最多的长三角中心城市,让人想到更多的则是它飞速发展的工商业和贸易,而这发展背后,是600余万外来工的点滴铸造。对于这些多数是从农村老家来到城里打工的年轻人而言,城市最初是一个充满无尽梦想与色彩的异域,令人难以抗拒,踏入之后,才发现它一样是夹杂了五味的冷暖人间,只是其中的酸楚和苦涩由于梦想与现实的遥距和身在异乡的孤独而愈加明显。 

这也正是我们成立“工友家园”的初衷——分享、互助和成长。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工友们相互倾诉时的释怀,看到他们为某一活动的策划和举办互不相让地讨论,也看到了这些年轻的姑娘小伙子们弹琴、歌唱时的忘我神情。这才是青春应有的模样,自信而生动。 

年轻人,或许“工友家园”只是你奔波途中的一个驿站,有这么个驿站也好,让你歇歇脚、充充电、在兄弟姐妹中间汲取温暖和力量后,也好重新整装出发。 

文:乐施会传播官员 吕美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