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的工作 > 项目故事 > 四川地震救援及重建

雅安地震救援手记(一)
分享到:0
4月20日上午,正值周六,9点钟左右,吃过早餐的我正想这一天做什么,收到了CCTV-NEWS(中央电视台英文频道)编导的电话,询问乐施会是否在回应芦山地震,我们在四川做灾害救援的同事能否与节目连线,介绍芦山地震的情况。那时候,我才知道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发生了7.0级地震。从那时起,我便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 

我知道,原则上,乐施会回应4级以上的地震,但会根据灾情、伤亡、政府回应、其他民间机构回应程度来具体决定是否回应某一次地震。但7.0级这样大的地震,预设伤亡和受灾群众不在少数,乐施会一定会回应。这也是为什么CCTV-NEWS会联系乐施会的原因,作为国际发展及人道救援机构,每一次重大灾害,乐施会都会派人救援。 

打开邮箱,发现同事们早已行动起来,并计划成都办公室第一批人员4个人中午就集结前往芦山评估灾情,剩下的2个同事负责备灾仓库物资的调拨和联系物流,一旦准备好,立即运往灾区。 

在香港的筹款部门同事也在密切监测灾情进展,以判定是否需要在香港开展专项募款活动。 

同时,乐施会也准备从昆明办公室、兰州办公室抽调救灾人员、物资和车辆前往支援。我申请了去灾区一线并得到了批准,立马买了还有票的最近一班的机票,17:30飞成都,20:30抵达。 

到机场,发现很多飞成都的飞机要么取消,要么晚点,这都是源于地震造成成都机场一度关闭,我暗自祈祷我这一班一定要按时起飞和到达,因为成都那边在协调装运物资,预计20点左右,也就是我到达成都的时候可以装卸完成,这样我就能和成都办公室的同事巧玲一起进入灾区。飞成都前,乐施会成都办公室的经理翟凡告诉我,如果不跟随物资车辆,我是很难进入灾区了。目前去往灾区的路上交通拥堵,只有救灾车辆才能通行。 

我的航班抵达成都的时间稍微晚了一点,物资还在装车,于是我立即打车过去。备灾仓库在一个物流中心,出租车司机师傅一直问我,这么晚去那里做什么。我告诉他,我要押送物资去灾区。司机满脸不相信:“你一个小姑娘,去灾区做什么,多不安全。”我说:“晚上我们2个女生就和物资车一起去灾区了。” 

到备灾仓库时,同事张霞和巧玲正在清点物资。此次调拨的物资有帐篷57顶,棉被2180床,厨卫包180套,卫生包500套。分装在2个大卡车上。物资装好后,大概22点,我们连夜出发奔往灾区。 

这次的许多帐篷曾经在汶川地震救援中使用过,之后回收了。同事巧玲告诉我,我们的帐篷很大,在汶川地震时,是做学校帐篷的,可以容纳较多人,而厨卫包里有做饭必备的几样炊具,也很实用。 

刚上路没多久,接到翟凡的电话,他们3个人堵在去芦山的路上,但是跟随当地伙伴的同事朱同景,已经于晚上22:20分抵达灾区芦山县。同景到了芦山后,立刻联系伙伴芦山扶贫移民局,进一步了解灾情,以及商量乐施会的物资投入到哪里。 

21日凌晨1点多钟,接到同景的电话,经过与扶贫移民局、民政局的协商,我们的物资会运往重灾区龙门乡发放。同景最关心的是我们押运的救灾物资何时可以到达。其实,这也是我最着急的。 

高速路上很畅通,路上也遇到很多往灾区运送物资的卡车,有的是运送方便面,有的是水,都挂着抗震救灾的条幅,偶尔也有急救车呼啸驶过。但是凌晨1点后,从荥经县下了高速后,没走10分钟,就被堵住了,只有逆向车道可以通车。警察告诉我们,要保证灾区救护车驶出,必须进行管控,不可以占用逆向车道,于是我们就被堵在了荥经县。 

恰好旁边有超市,饥肠辘辘的我和司机师傅们买了泡面。凌晨2点钟,昏黄的灯光下,我端着一碗还没太熟的泡面,在装有我们物资的大卡车旁边,一边吃一边想何时可以通车。我和巧玲商议后,决定就在大卡车上夜宿,等通车后可立即出发。 

这一夜很多人是无眠的,因为在车上睡得不舒服,我睡了一会儿便手麻腰酸起来。偶尔旁边呼啸而过的工程车或是救护车也会把我吵醒。除了不舒服,我心里最惦记的还是,快一点通车,快一点将物资运到龙门乡,快一点分发到最需要的人的手中。 

21日凌晨2:30,翟凡等3名同事抵达了芦山。早上8点钟,他们又踏上了去往龙门乡评估灾情的路上。而我们和物资还堵在荥经,真的希望早一点通车。据说芦山余震不断,也希望灾区的百姓和我的同事们平安。 

作者:乐施会传播官员 宋扬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