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的工作 > 项目故事 > 四川地震救援及重建

雅安地震救灾手记—物资终于抵达芦山
分享到:0
4月21日上午,因为临时管控,我们一直困在荥经县。警察告诉我们,为了保障生命通道,只有医疗救护车可以通行,其他车辆都不得进入灾区。也不知何时才会放行。我们就这样一直焦急地等待这。先前到达的成都办同事已经去重灾区龙门乡评估灾情了,我们的物资却一直不能前行。 

为了及时分享灾情,除了邮件沟通,乐施会参与此次救灾的同事还建立了微信群。香港、北京、昆明、成都几个办公室的相关同事都加入其中,他们都热切地等待我们发回的现场最新消息。
 
微信里,昆明办公室经理冯明玲说,不断有各种突发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这就是灾区现场。要我们不要着急,耐心等待。成都办公室经理翟凡也从龙门乡打电话给我和巧玲,特意叮嘱我们不要急,该吃吃,该喝喝。不要还没到灾区,身体就垮了,之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同时,翟凡也在与伙伴扶贫移民局商讨,希望可以放行我们的物资车,龙门乡的百姓早已盼着我们的帐篷和棉被等物资了。 

经过一晚的使用,我的电脑和电话都快没电了,于是下车,希望找个老乡家充电。路边就有一家名叫杜师傅哒哒面的店铺。我试着询问可否充电,店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之后,陆续有人借用店家的厕所,他也都痛快的答应了。充完电,路还没通,我计划先在车里睡一会儿,给自己也充充电,昨晚一直没睡好的我,头特别痛。我在车里睡了一会儿,突然大卡车左右摇摆。我的第一个念头,余震!我立刻坐起来,思考要不要跳下大卡车,透过车窗,发现外面的车辆和人员一切正常,没有慌张跳车或者紧急避险。这是我来四川后第一次经历余震,或者说是震感明显的余震。显然,周围的人已经习惯了。 


(杜师傅哒哒面馆)

这时,司机师傅喊我下车吃饭。我看见刚才充电的店铺前排起了长队,身穿迷彩服的北川救援队的队员在排队打米饭和菜,我的同事巧玲和司机师傅也在队尾。原来杜师傅一家免费向我们这些来救援的人提供饭菜。软软的米饭,蒜苔炒肉,辣萝卜干和酸豇豆,这顿饭太香了! 

我们坐在路边吃饭,感叹乡情淳朴,这时一位大姐从对面店铺出来喊我们过去喝稀饭,街上也不断有中学生模样的人,端着一盆盆鸡蛋,分发给大家。路边还搭起了志愿者服务店,分发免费的水,甚至还有酸奶。像这样的服务店,从荥经去芦山的路上,有很多个。 

此时,我们的同事已经结束了芦山县龙门乡红星村的灾情评估,正与伙伴协商确定物资发放到龙门乡几个项目村。我们的物资必须尽快运到灾区。这样的情况下,经过与翟凡商量,我先一个人去芦山县与在那里的同事汇合,巧玲和物资则留守荥经。同时,翟凡也在联络伙伴,设法让我们的物资车尽快通行。 

我一个人先步行通过关卡,然后与当地人拼车。由于他们不去芦山,我只能到离芦山较近的地方下车,再搭摩托车去了飞仙。在飞仙,很多人排队搭车去芦山。他们当中很多都是在外打工或生活的芦山人,因为地震专程赶回来探望亲人。有几个胳膊上拴着红绳的大姐在义务维持等车秩序,而许多私家车主志愿也免费搭载我们去芦山。 

一路上,山都被绿色的树木和植被覆盖着,可谓是“青山绿水”,然而,当我们接近芦山时,我发现很多绿色的山上会有一道竖条状的区域或是一大片山体没有植被,黄土裸露,像是发生了泥石流或山体滑坡的样子。同车的本地人告诉我,地震之前不是这样的,肯定是地震造成的。 

终于进入了县城,我看到街边的房子古色古香,虽然外观完整,但是屋内墙体都有裂纹。后来听同事介绍,并且自己进去看了后才知道,里面受损严重,并且随着不断而来的余震,损坏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根本没有办法住人,也没有人敢住在房子里。几乎所有的灾民和救援人员都睡在帐篷里。 

我终于与成都办的同事们汇合了,顿时有种见到亲人的感觉。他们从地震当天中午从成都出发,一路辛苦,此时还在讨论物资如何进来芦山,进来后如何发放,下一批物资何时启运,之后工作怎样开展,如何发挥不同NGO的特长,联合起来做一些事情…… 

下午16点多,巧玲打来电话,经过伙伴的协调,荥经当地警察放行了我们的物资车。翟凡便立即与伙伴商量是当晚还是第二天发放救灾物资。伙伴表示,龙门没有仓库,加上夜间开车不安全,建议我们不要连夜赶去龙门。于是我们决定当晚在芦山县城过夜,第二天一大早赶往龙门。期间,翟凡一再向扶贫移民局强调,一定要先有发放方案,才能发放,并且要将方案公示给社区百姓。 

晚上20点,巧玲和物资车终于抵达芦山县城。20日晚上从成都出发,历经22个小时,乐施会的物资终于抵达灾区。大家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我们这才吃了泡面当作晚餐,借了帐篷准备睡觉。 
凌晨24点,我终于可以躺下来睡觉了。一晚上余震不断,但可能是太累了,也可能是物资终于运到了,我睡得很安心,睡得很香,完全没受余震和帐篷外嘈杂人声的影响。 

作者:乐施会媒体官员 宋扬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