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的工作 > 项目故事 > 四川地震救援及重建

救灾手记-我们的衣食住行
分享到:0
洗漱 
从北京出发后,我就没正经洗过脸,洗手也很少。本来堵在荥经那时,是可以在公共厕所洗脸的,可是当时心急物资进不去芦山,根本没想到要洗脸刷牙。后来到了芦山,县城和村里都断水,村民家也有水,但是我们都特别珍惜,不随便使用珍贵的水。洗手是奢侈事,洗头、洗澡想都不要想。
 
手脏了,一般都是湿巾招呼。上完厕所,都用自己带的消毒喷雾。每天睡觉前都是用湿巾搽脸。有一天晚上在芦山县城,我们无意中看见一个取水点,有直径约一米的圆形盛水桶,我们舀一点水洗手,特别珍惜,不敢多放水。芦山县城还有临时简易的男女淋浴点,有几个固定的开放时间。我们因为总是往返在县城和村民,没有时间去洗澡,即使晚上住在县城,能睡觉时都快11点,实在想多睡一会儿。 

有一次,走在路上,看见解放军正在用水管洗地,我立刻跑前去,问这水能不能洗脸,解放军点点头。我就痛快的洗了一把,好久没有接触这么多水,只是没有随身携带洗面奶,不然洗的更干净。 

从4月20日从北京出发,到24日晚上离开芦山这段时间,我一共刷了2次牙,洗了一次脸,洗手不超过10次。 

住宿 
救灾这几天,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除了第一天堵在荥经时,睡在大卡车上,很不舒服外,其他时间一直有帐篷住。到芦山第一天,借了芦山县工商局的帐篷,帐篷很大,至少可以睡8个人。除了同事朱同景住在车里看守汽车外,其他5个同事不分男女都住在帐篷里。因为有地方,我们还收留了一个记者以及几个不认识的陌生人。这一刻,没有了对陌生人的不信任,大家互相帮助,能帮忙就帮忙。 

第二天,我们借住在合作伙伴成都南充青年志愿者协会的帐篷里。我和翟凡、巧玲挤在一个双人帐篷里,地方小,我们紧紧挨着睡。司机郑宏业人称“郑总”和同事龙慧勇与其他救灾人员一起睡在一个大一点的帐篷里。晚上余震不断,帐篷外,其他的救援人员或在讨论救援、或卸载救援物资。可能是太累了,睡着后,这些声音都没能吵醒我。 

第三天晚上下雨,而且雨势越来越大。我们虽然有自己的帐篷,但是经不起这么大的雨。幸运遇到伙伴绵阳正轩机构,我们三个女生的小帐篷就扎在他们的大帐篷里,总算免于被雨浇了。不过这帐篷实在太小,我们3个不算瘦的女生,硬是人挨人睡了一晚。早上醒来,感觉睡得腰酸背痛。 

有帐篷睡还好,同景和我们的司机“郑总”两人睡在我们运送救援物资的车上,想全身躺平都困难。同景这些天都是睡在车上,可怜他那高大魁梧的身材啊,睡觉时总不能伸展开。 

衣服 
天天没得洗干净,总是在村里,在路上,衣服也自然脏的不行,我虽然带了换洗的,但想到也没洗澡,换新的也马上脏了,还要背着一袋子脏衣服到处跑。索性就穿这一身,冷的时候,就抓绒、冲锋衣套在外面。 

灾区这几天,天气变化很大,23日阴雨一天,冷的不行。一早只是阴天,还没下雨,我们就上路去评估灾情。路上下起雨来,越来越冷,我加了好几件衣服。而翟凡因为去找合作伙伴,没和我们一起乘车。衣服在车上,导致她冻得差点感冒。 

而24日,又是艳阳高照一天。热的不行,只能穿短袖,走在乡间的路上,脖子晒得发疼,对着太阳也睁不开眼睛。 

作者:乐施会媒体官员 宋扬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