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的工作 > 项目故事 > 四川地震救援及重建

环保与生计发展的多重关系
分享到:0
“寻着声音发出的方向,一个长有圆圆的脑袋、黑黑的耳朵和戴着墨镜的家伙渐渐出现在我眼帘中。我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熊猫”!大熊猫抬起它那俏皮脑袋凝望着我们,似乎在说:“这是什么,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呢?”。我赶忙拿出摄影机,熊猫却害羞似地向竹林深处跑去。我们立刻追了上去。山上竹林茂密,没有行路。我们的手上、脸上不知被竹枝刮了多少血痕却浑然不知。
 
在竹林中追逐近1个半小时,我们已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前方不到十米远的大熊猫,也是跑跑停停地一会儿回头看看我们,像存心跟我们捉迷藏。望着它那一幅憨态,我不由对它说:“你慢一点行吗?又不会伤害你。”大熊猫象看懂了我们的心思,朝我们走了几步。但是当摄像机刚举起时,它又疯了似地朝竹林中奔去。又是一轮新的追随开始了,竹林中顿时又响起刷刷声、急促的呼吸声与嘣嘣的心跳声。 

两个多小时后,大熊猫绕了一大圈把我们带回到了发现它的地方。每个人都已疲惫不堪,大熊猫悠闲地站在山坡上,望了望狼狈不堪的我们,扭着它那笨重的屁股悠然自得地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 

我们又在山里待了7天,可再也没有发现那调皮憨厚、戴墨镜的朋友。此次历时11天的大熊猫寻踪工作,虽然没有那么幸运拍摄到野外大熊猫的实体,但收集到了春季大熊猫活动情况的大量数据,为保护区大熊猫监测提供了宝贵的数据资料。” 

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三江保护站 站长施晓刚描述着一次野外大熊猫寻踪工作。即使他在保护区工作了19年,见到野生大熊猫的机会也是屈指可数。所以这次与野生大熊猫面对面的经历让他也是记忆犹新, “这位朋友”的憨态可掬仿佛历历在目。 




(“跋山涉水”的巡护工作 图:三江保护站)



(高海拔地区让保护站工作人员吃尽了苦头 图:三江保护站)

三江保护站是四川卧龙自然保护区的分支机构,负责四川汶川三江保护区及周边区域内的野生动植物资源的保护;通过引导社区居民经济发展,从而促进该区域内野生动植物资源得到可持续性利用。保护区的工作,目标简单、明确,实施起来却复杂、艰难,因为涉及到了大自然与人类、人类与人类两种关系的平衡。 

施站长讲述了一个故事。 

一日,巡护队伍收到当地一挖药人员提供的信息:70多人在保护区钱粱山疯狂性地采挖药材。钱粱山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随着中药材价格不断提高,当地人员不时进入保护区对野生药材进行非法性掠夺采挖。针对这一情况,当地资源管理局立刻成立了一个46人的巡护队伍,进行清理行动。 

当朝阳还在薄薄的白纱中若隐若现时,队伍开始向钱粱垭口进发。随着海拔的不断上升,四周变得死一般宁静,行途中只有蹦蹦的心跳声与粗重的喘息声划破这暂时的宁静。巡护队已有4位武警战士相继出现了呕吐、头晕与呼吸急促等症状。为了不耽误计划,只好让几位战士下撤。踏着厚厚的积雪,望着渐渐接近的垭口,心里只有默默的数着举步为艰的步伐,100米、50米……,大伙在厚厚的积雪中你扶我搀艰难的向上攀。 

穿过浓雾弥漫的烧香杠,眼前出现了象“村庄”似的挖药棚。为了不打草惊蛇,队伍绕着泞泥的草地向挖药棚靠近。当巡护队员站在药民面前时,药民一个个惊愕地望着我们。经过2小时的政策宣传,药民才缓缓地离开保护区。 

这个故事是2005年前三江保护站实际工作状态的写照:强制性、被动性地保护。巡护工作的主要内容就是不断地打击当地非法盗猎者、非法挖药者,拆毁狩猎陷阱。施站长说“与当地老百姓的关系像是“猫和老鼠”,他们在前面跑、我们在后面死命地追。抓住盗猎者就得罚。与社区关系非常紧张,矛盾尖锐。” 

“老百姓甚至一度敌视保护区,这让我曾经认为保护区的成立,是在剥夺老百姓的生存资源。”施站长痛心地说到。“并且,保护工作的效果也不甚理想。” 

曾经,这里的大自然与人类是一个和谐的平衡,老百姓合理利用自然,大自然养育着这里的祖祖辈辈。然而随着人口增加、自然灾害、环境破坏等一系列因素,这一平衡被打破。保护区的成立就是为了将二者重新平衡起来。然而,生长在山区,一辈子靠山吃山的老百姓却要放弃对自己很重要的生产、生活资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何平衡两种关系,大家一筹莫展…… 



(从四川省都江堰市至汶川方向,512地震震毁的路、桥等基础设施都已重建完毕)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04秒,8级强震猝然袭来,新中国成立以来破坏性最强、波及范围最大的一次地震。震中四川省汶川县映秀镇满目疮痍,生死离别…… 三江保护区距离映秀直线距离仅1公里,属“5.12”地震的极重灾区之一。三江保护区及周边区域生活的社区遭受了巨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施站长说:“512大地震是一个灾难,它造成的破坏依然巨大。然而,时隔三年后,我却将把它看作是一次‘机会’。”地震发生时,三江保护站工作人员协助救灾,将当地老百姓安顿在保护区的平坝处。那时缺粮缺水,三江保护站就向外界申请救灾资源,得到了大米、棉被等资源,发给了灾民。施站长回忆说:“那时得到了乐施会 援助的大米,是珍珠米,很好吃。后来老百姓看到我就戏称我为‘珍珠米’。” 乐施会在512地震发生后采取了大规模紧急救援行动,在四川、陕西、甘肃三省受灾地区进行了22个紧急救援项目,救援金额达2千多万人民币。 

然而,如何才能让当地老百姓主动地保护自然资源呢?三江保护站的工作人员分析到:汶川县三江乡位于汶川县西南部,偏僻、闭塞,自然灾害频发,当地老百姓经济发展状况不佳。加之512地震造成的巨大破坏,更加剧了社区居民本来已经窘迫的生活压力,社区居民生产生活得不到基本保障。因此,发展无计的居民只能向大自然索取资源。意识到生计发展是解决保护区保护工作的关键后,三江保护站对自己的工作进行了策略性改革,即帮助保护区内以及周边社区发展替代生计,进行生态文明重建。 

2010年,施站长与乐施会灾后重建办公室经理翟凡以及项目官员张小飞取得了联系。乐施会在512地震紧急救援结束后,便在灾区开始了重建工作。截止2011年3月底,乐施会共实施了172个灾后重建项目。救援与重建资金共计约1.22亿港元,援助受灾社区200多个,受益人数达80万人。乐施会灾后重建项目社区均为受灾严重、贫穷落后、外界资源缺乏的偏远地区。汶川县三江乡符合所有的条件。施站长带着翟凡和张小飞来到三江乡进行实地考察。通过一系列的实地调研,村民访谈,社区大会等,位于三江乡北部的半高山村,柒山村,成为乐施会的项目点。由于长期以来缺乏科学兴农的理念,柒山村村民一直从事传统农业种植与养殖,农业基本处于自产自销状态。退耕还林过后,柒山村的人均耕地面积急剧减少,全村共有耕地251.38亩,人均耕地仅0.67亩。2010年柒山村人均年收入仅人民币1160元。 

有着近三年灾后重建经验的乐施会与三江保护站一起,寻找柒山村村民的替代生计。基线调查、社会经济本底调查、四川省社会科学院专家调研、市场调研、村民讨论、村民投票……最后由村民提出特种养殖 当地一种食用蛙类“棘胸蛙” 配合当地发达的旅游行业。



(柒山村村民对于棘胸蛙的养殖非常有信心)

村民吕小琴(29岁)说:“小时候见过棘胸蛙,我们叫做“帮帮鱼”,因为它的叫声就是“???”的。”三江保护站工作人员陈东主任负责这个项目,他说:“养殖环境、饲养条件、潜在市场等影响养殖可行的环节都一一确定后,我们还带着柒山村村民到四川省彭州市的棘胸蛙养殖基地进行参观、考察和学习,回来后村民对于棘胸蛙的养殖特别有信心,于是更加坚定了这个项目的实施。”养殖户杨明富说着他去彭州参观后的感受,他说:“我认为他们(彭州养殖基地)没有管理好,池子不是水泥池子,水比较浑浊,又臭,蛙哪能长大?”杨明富与老婆吕小琴修建养蛙池时,在专家设计图纸的基础上,进行了一些小小的创新。比如在养蛙池周围种上了蔬菜,因为蔬菜会长虫,棘胸蛙就可以捕吃这些天然食物。 



(杨明富和妻子吕小琴展示加入了自己设计的养蛙池,很是自豪)

村民对项目信心和积极性非常高,让施站长和三江保护站的工作人员也对保护区周边社区替代生计策略有了更大的信心和动力。他说:“保护工作策略改变后,盗猎、砍伐树木的情况大大地降低。采伐竹笋情况基本杜绝。大熊猫在每年4月需要食用竹笋。以前老百姓每年都会采伐竹笋销售。以前由于非法狩猎、挖药的事件频发,保护区大量人群聚集,会干扰大熊猫交配,现在人为干扰强度渐渐变弱。” 
最让三江保护站工作人员欣慰的是,项目点的老百姓甚至会主动举报保护区的违法犯罪的活动。施站长经常说,保护站的工作需要依赖周边的社区,因此要给这些社区多一些机会和资源。通过各方的努力,人与大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可能找回平衡。 

图/文:乐施会传播官员 肖莎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