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的工作 > 项目故事 > 四川地震救援及重建

灾难打劫了我们一家的幸福生活
分享到:0
题记:原本还是不错的家庭经历了两次灾难而变得一贫如洗,花了9年积蓄盖的房子毁于一旦,在她眼里,灾害如强盗一般打劫了她家里未来十多年的幸福生活!

“2011年7月6号那次洪灾我们一家人还没有缓过气来,又碰到9.18这次这么严重的滑坡。我都不晓得该如何形容了,真的是霉得起冬瓜灰(特别倒霉)!” 崔晓波说, “7月6号那次水,把我家里一楼的家具、家电所有的东西全部冲走了,我们以前修的地基也垮了一大部分。正说准备筹钱把它整理下,没想到9.18洪灾引起的大面积滑坡却把我房子全部埋了!” 

谈起灾害,女主人的表情更多像面对强盗一般的愤怒、悲伤、无奈和无助。 



(崔晓波介绍受灾情况)

没有受灾前,崔晓波家里是三层的砖混结构平房楼,丈夫在外打工,自己在家经营小客车,年收入还是比较可观!土地1.2亩,种的粮食和蔬菜只是自给自足。两人把省吃俭用存了9年的钱修了这座房子。家里有8人,3个孩子(领养自己娘家弟弟的孩子,因为娘家的弟弟和弟媳很早死于意外)自己和丈夫以及双方都是多病的的老父亲和母亲! 
“以前倒是没有觉得生活艰难,我们两口子比较勤快,他在外面打工,我在家里开车和照顾读书的小孩子和生病的老人。不说生活过得好好,至少能维持得过去,而现在家里什么都没有了,以后怎么生活都不敢想!” 

崔晓波回忆道,2011年9月18日,雨大的吓人,我一早就把老大送去读书去了,刚回家村上就给我打电话喊我组织下面的老百姓搬家,我还不相信!把车停下来就急忙的跑上去看看我家的田地,刚上去就发现情况不妙了,想往回走的时候已经没有路可走了,地下发出隆隆的声音,四周的房屋就开始垮塌,山上的树东倒西歪地倒下来了。我吓慌了,拼命往山下跑。一到公路就开着车往家里赶,我妈带着那两个小家伙还在家里做作业。由于滑坡体离我们家还有一段距离,我叫他们快跑后,自己便开车到最危险的地方把逃出来的村民载到安全地带,一共接了21个人出来!整个滑坡体下面的人没有一个伤亡,就是因为我这个车去的及时。出来没有两分钟,整个滑坡体就下来了,我们那一片的房子、庄稼、牲口全部就埋进去了!当时一车人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房子埋进去了,大家都哭啊,我也哭…… 



(家里现有的粮食物资)

说到这里,她眼睛又湿润了,继续道,出来后一家人去一个亲戚家里住了几天,后来乡政府统一安置了我们,给我们发放了2000元的临时租房费用和1000元的临时生活补贴。这个时候乐施会也来了,在我们正是缺粮的时候及时地给我们发了大米和食用油。现在我们和婆家的大哥两家人就租住在街道上的2间房子里,10个人三张床,又是小孩又是老人,棉被又不够,我每天都在为这个事情着急,可是又没有解决的办法,更主要的是家里现在经济好困难!一是吃的问题,粮食也要快断了,领到的粮食也快吃完了,包括乐施会和政府发给我们的粮食和油都快没有了,屋里的几箱土豆是亲戚送我们的;二是穿和住的这方面,春节房东家里打工的一回来,我们都没有地方住。穿的衣服是别人捐赠的,盖得棉被也是别人捐赠的!还有那么大的缺口,家里又有那么多的人,这些都是很大的问题;三是经济这方面,我家里的三位老人都年纪大了,娘家和婆家的妈妈一个支气管炎一个冠心病,一个月我光药费就要1500元,修房子欠的债还没有还清。如果灾后重建修房子的话,我怎么也不可能拿得出来钱。银行贷款利息那么高,政府补助的灾后重建款要必须修房才会有。自己也再也不好意思去亲戚家里借钱,说到今后的日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想了。但是日子总还是要过,人总要活下去啊! 

“谁也不知道明天是个什么样子,我们家里始终要留一个人在家里照顾三个老人和三个小孩,现在家里没有房子,没有土地,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明天我们靠什么来养活自己!” 
崔晓波哽咽着说出了这些话。 

灾害像是强盗一般的打劫家里未来十多年的幸福生活,面对灾害我们是不是该去反思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文:秦巴乡村发展研究中心 谢金宏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