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的工作 > 项目故事 > 社会性别与公益组织发展

“乐施会给我的感觉是:一路相伴”
分享到:0
——访贵阳市西瓜村乐施会合作伙伴贵州意气风发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张媛媛

2009年7月,乐施会开始通过支持合作伙伴贵州意气风发红十字会,在贵阳市西瓜村建立农民工社区流动儿童活动中心并开展德育教育项目,丰富农民工子女的课余生活并对学校教育进行有益的补充。项目总投资人民币272,730元,由乐施会支持人民币224,989元。

西瓜村隶属于贵阳市云岩区黔灵镇,村子及周边是一个农民工聚集地,地处贵阳市东郊,与贵阳市的中东办事处、西湖办事处、黔东办事处及黔灵镇的东山村、渔安村、安井村、沙河村接壤,是典型的城中村。西瓜村现有耕地面积约133公顷,全村共9个村民组,农户726户,3031人,外来暂住人口约万余人。1万多名农民工中“流动儿童”约有3000多名,占了总人数的将近1/3。

2011年7月4日,乐施会的工作人员来到位于贵阳市东郊的西瓜村。村子顺着山势拾级而上,错落着一排排的平房和临时房屋。村口有个垃圾场,道路两旁流着混有油污的生活污水,刺鼻的臭气混着暑热一股股的窜过来。

西瓜村流动儿童教育支持活动中心位于一座破旧的居民楼的顶层,一个15平米左右的阳台放置着一张乒乓球桌,三间10余平米的房屋分别作为图书预览室、课堂和活动室。这块并不宽敞的空间,承载着村里农民工孩子们的童年和课余时光。乐施会的工作人员到达活动中心时,贵州意气风发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张媛媛正在照看孩子们。笔者就流动儿童教育支持活动中心运行情况对张媛媛进行了专访。



(张媛媛(右一)在给乐施会同事介绍活动中心的工作。图:王慧思/乐施会)

问:请介绍一下在西瓜村聚居的农民工的情况?他们靠什么为生?
张媛媛:聚居在西瓜村的农民工都是来自贵州省的一些老少边穷地区,就这一个地区至少有17个不同民族。他们在贵阳从事的是最底层的工作,如背背篼(挑重物)、捡拾垃圾等。稍好的是在工地打工,或跑黑三轮运输。还有一些家长甚至夜间出去工作。所以,农民工子女放学后,普遍处于无人照看的状态。

问:那么,在这个村子的孩子们的课余生活状况如何?
张媛媛:在儿童教育支持活动中心建立起来之前,村里没有任何提供给流动儿童娱乐和玩耍的公共设施和场所。条件相对好的农民工子女,由于父母打工无暇顾及,他们除了念书以外,剩余的时间不是在垃圾堆上结伴玩耍,就是在车辆横行、污水横流的街上到处乱跑,相互追逐。而条件相对差的农民工子女多数在读完小学后,迫于家庭生计的压力就会提前踏入社会,或因家境贫困、兄弟姐妹过多、性别歧视等原因在念小学的同时就开始自谋生活了,甚至是直接辍学打工。

问:以上提到的这些状况,就是我们建立儿童教育支持活动中心的初衷了?
张媛媛:是的。在贵州,大部分的农民工子女就读的是个人开办的,入学门槛低,收费相对低廉的民办学校。民办学校的教学环境普遍比较差,没有稳定的高水平的教师资源。那么,学校教育资源的缺失,加之农民工家庭本身的特殊情况,农民工子女获得教育的机会就非常有限。而在城市中打工的农民工对自身身份也有很大的不认同甘,而且时常有农民工子女遭到城市孩子的歧视,导致农民工子女无法融入城市的生活,许多孩子从来没有走出过社区。

那么,当我们看到了这样的情况,就产生了从农民工子女的课余时间介入的想法,改善他们的基础教育情况,保障他们获得教育的权利并提供更多的机会。同时,建立社会支持网络,帮助他们更好的融入城市生活。

问:儿童教育支持活动中心都通过什么样的活动来丰富孩子们的生活?
张媛媛:活动中心除了日常为孩子们提供图书借阅,还会组织各种文体课堂和汇演活动来丰富孩子们的课余生活。比如,开办绘画和音乐课,并举办“小小音乐家”和“小小艺术家”等比赛来激发孩子们的兴趣,同时我们也能挖掘孩子们在各方面的才能。去年,活动中心还在5所民办小学举办了校园运动会,这在5所学校都是第一次,孩子们参与的特别积极。我们组建的农民工子女合唱团已经由最开始的6人增加到了现在的32人。

问:活动中心的课程和活动,如何与学校的教育结合起来呢?
张媛媛:活动中心的课程和活动,除了注重课余时间开发学生在文体方面的能力,培养兴趣,也和西瓜村的8所学校开展了许多合作的德育课程。比如,校园运动会就是其中的一种形式。此外,我们会根据一些社会上发生的热点事件不定期的和学校合作给学生开展一些德育课程。比如,去年流感流行的时候,我们就和学校合作开展了“教你如何洗手”的课程,教育孩子们勤洗手和如何保持个人卫生预防流感。同时呢,活动中心就开展画口罩的活动。孩子们往往觉得白口罩非常难看,所以都不喜欢戴。画口罩活动之后,孩子们在口罩上画了自己喜欢的图案,他们就特别愿意戴,这样也能预防流感的蔓延。

问:说到建立这个活动中心的初衷,有一点是建立起社会对农民工子女基础教育的支持网络,那么现在是否形成了一个支持网络呢?
张媛媛:到目前为止,我们建立起了一个专家团队,由贵阳市教育专家、幼儿老师和从事志愿工作经历较多的一些志愿者组成。专家团队会定期在一起交流,探讨农民工子女的教育方法,教师们也会深入到社区,讨论怎么样能够帮助家长做好家庭教育,并记录一些案例来分析。活动中心还通过网络渠道,与贵阳市的一些高校的社团建立联络并招募志愿者。去年,到活动中心参与服务的志愿者1000多人次,每星期平均会有志愿者30个人次在这里服务。
此外,我们会带着合唱团的孩子们与贵阳市的民间艺术家和电视台的记者做各类文艺活动,让孩子们作为志愿者参与了520 关注白血病儿童、海地地震赈灾音乐会等活动,让他们觉得自己有很大的力量为更多的人做一些事情。每一次活动,都邀请了贵阳市的不同层面的一些人来参与,比如普通市民、市领导和媒体记者,也间接的形成了各个层面的一个支持网络。

问:活动中心的所有活动都只针对孩子们吗?有没有针对家长或者教师的活动?
张媛媛:我们也会组织一些针对民办教师的培训和家长座谈会。对于民办教师的培训,并不是教学技能的培训,而是一种心理上的辅导。因为民办教师的工资很低,社会认同度不高,许多教师会产生这样那样的烦恼和对自身定位的苦闷,所以我们的培训侧重于倾听老师们的心声,排解他们的苦闷,给予他们更多心理上的鼓励。比如邀请老师们出去烧烤做活动,帮助他们消除心理的烦恼。

问:活动中心运行了近3年,有没有遇到困难?
张媛媛:随着工作的不断深入,我们时时刻刻都会发现一些困难和问题,同时这也是一个不断的改进和自我更新的过程。通过这3年的运作,我们也有了一些反思。比如,活动中心的志愿者流动性较高,那么我们会思考如何建立一种稳定的机制来保证志愿者的稳定;繁杂琐碎的工作往往使我们忽略了评估和总结,这也是今后需要加强的一个环节;在活动设计方面,还是需要多和孩子们接触,设计出更贴近孩子们想法的活动。

问:在儿童教育支持活动中心工作,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张媛媛:我是从大二开始在活动中心做志愿者,毕业后就直接过来全职工作。活动中心的工作经常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也需要投入大量下班后的时间,来照顾下课后的孩子们,所以有时候会感到烦恼。比如,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很想放弃在这里的工作。我觉得非常的疲惫,很坚定的跟团队表示,我一定要去做其他的行业,不再留在这个行业了。当时,活动中心正在组织孩子们的拔河活动。记得,那天我一来到活动中心,孩子们就冲上来抱我啊围着我啊,我当时就对自己说:“完了,还是走不了。”

问:在这里服务和工作了三年,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张媛媛:其实,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要谢谢这些孩子们。在这工作的这几年,也是和孩子们共同成长的几年。我会看到他们身上许多闪光点,甚至是我们成年人都不具备的。比如坚持,孩子们非常珍惜现在的机会,参与绘画、音乐课程时非常的认真,而且特别能坚持,让我们这些成年人都为之感动。所以,这三年的服务和工作,其实孩子们给了我很多,因此要感谢他们。

问:乐施会支持了这个项目,你作为合作伙伴对乐施会的工作手法、方式有哪些感受?
张媛媛:乐施会是个很专业的机构,在做支持项目的时候给我们很多方面的指导和帮助。无论我们遇到什么问题,都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来自乐施会项目官员、机构的帮助和支持。给我感受最深的一点,就是这种一路以来的陪伴。

文:乐施会传播官员 李艾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