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的工作 > 项目故事

我的劳动、尊严与梦想——记家政工“地丁花剧社”
分享到:0
2013年4月20号和21号,家政工“地丁花剧社”自编自演剧目《我的劳动、尊严与梦想》成功在北京朝阳9剧场的“非非演出季”中亮相,演出吸引了众多公益组织伙伴,戏剧学院学生及专家学者及普通民众前来观看。《我的劳动、尊严与梦想》将话剧、舞蹈、音乐、纪录片等形式融为一体,让观众们走近了家政工的生活,倾听她们的艰辛、困惑、希望和理想。
 
整部剧演绎出家政工大姐们的真实故事。在当家政工时最窝火最委屈的一件事是什么?刚来到北京不久的家政工小华,在一个寒冷的夜晚被患有产后抑郁症的雇主赶出了家门,她该何去何从?家政工小英的故事被记载在《透视家政工》一书里,她在北京做家政工的同时,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而小菊全心全意地照顾着一位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奶奶,可是在她的家乡,她年老的妈妈和年幼的孩子却无人照料。耳边是老奶奶病痛的呻吟,心里是远方妈妈殷切的呼唤,小菊该何去何从?…… 

这次演出,还尝试将家政工大姐们的特长结合在戏剧创作中,大姐们哼唱出家乡的小调,配合话剧的演出,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位观众,唱出了无数在外打工者的思乡之情。大姐们还尝试舞蹈,把工作和家庭,各种情感的纠结,化为彩布的两端,时而来回牵扯时而无奈任之,深深地牵动了观众们的心。 

两场的演出最后都有观众和演员及制作团队的交流时间,帮助大家更多地了解戏剧工作坊和这群家政工大姐。大家佩服大姐们的演技,很多观众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使这些她们愿意抽时间聚在一起?参加工作坊前后又有什么样的变化?大姐们愿意抽出每周唯一休息的一天来到工作坊,这是她们放松的方式,指导老师们和工作人员的用心和努力更激励她们希望演得更好。很多大姐发现自己通过戏剧工作坊变得敢于在外人面前说话表达自己了。她们觉得社会上很多人不了解家政工到底是怎样一份工作,希望这个剧能让更多人了解她们的工作,给予她们支持和理解。 

此剧是地丁花剧社成员全体家政工姐妹集体编剧,从讲故事开始,每周六的戏剧工作坊大家在一起集体创作,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副教授赵志勇老师和他的两位学生陆璐和康乃瑶作为协作者参与。他们帮助家政工姐妹在创作过程中寻找恰当的表现手法和舞台形式,她们借此讲述的是自己的故事,表达的是自己的真实情感和思想。 


(上图为地丁花剧社排练与演出照片)

家政工地丁花剧社是乐施会与打工妹之家合作的“非正规就业女工法律服务与支持网络项目”支持的戏剧工作坊开始的。2010年,“打工妹之家”有个文艺班,大家唱歌、跳舞,通过这种方式缓解压力,丰富业余生活。2011年3月开始打工妹之家设想通过家政工姐妹戏剧表演的方式来展现家政工的生活,让更多人了解家政工这个群体。在中央戏剧学院志愿老师的指导下,10多位家政工姐妹们克服了路途远,利用一周仅有的一天休息时间,到打工妹之家进行训练。”地丁花”这个名字来自于家政工刘鲜华大姐写的诗“地丁花” 。

“地丁花, 
一簇一簇, 
伸展着身躯努力开放, 
迎接最早的春天, 
把花瓣撒向大地, 
你不甘平庸, 
追求希望, 
虽然渺小,但坚忍不拔, 
绽放最春天的浪漫, 
自强不息, 
傲寒凌风, 
开在路边,开在石缝,开在荒野,开在春天,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地丁花” 

她觉得家政工就像地丁花一样,在城市中不起眼,却坚强地生活着。这首诗被谱了曲成为家政工都爱唱的家政工之歌,也成了打工妹之家家政工剧社的名字。 

剧社在2012年元旦时排出属于自己的第一个戏《我的劳动、尊严与梦想》。随后有在2012年北京家政协会主办的文艺汇演上演出的表现护老家政工照顾老人的《家与家的牵挂》,以及在2013年元旦演出两部表现家政工劳动权益的小品《不给工资还被诬陷》和《签一家合同不能干两家活》等。这些戏的所有故事情节和台词都由她们自己撰写。在讨论故事时,每个人都讲述自己经历的故事,从中提炼出精彩的片段记录下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没有久,一个故事饱满,台词生动的剧本就出炉了。看过他们演出的观众曾说:“以前很少关注这个群体,看了这出戏,对家政工作者的生活有了全新的认识。”感触更深的,是那些家政姐妹们,其中一位说:“她们表演的家政女工特别真实,剧中的很多情节在我身上也发生过,所以感觉 特别亲切。”是啊,让真正的家政工来演绎家政工的故事,再高明的演出恐怕也没有她们的表演真实。 

家政工姐妹们从开始对戏剧一无所知到学会基本的舞台走位、学会用戏剧的方式表达、从只能私下与好姐妹诉说自己的苦恼到用剧本方式讲诉更多姐妹的故事,并通过戏剧来影响社会公众。“地丁花剧社”成长过程,也是家政工们从无声到发声的过程。正如一位参与的冯大姐所说,她希望通过看话剧,能够让更多的人了解家政工的生活,给予家政工的工作多一点理解和尊重。 

作者:林虹,乐施会城市生计项目官员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