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的工作 > 项目故事

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
分享到:0
我只是尘世间的一颗尘埃 
时而停留在轰隆作响的机器旁 
刺耳的机鸣声仿佛在嘲笑 
嘲笑我无足轻重太渺小…… 
我只是尘世间的一颗尘埃 
又怎能与那突袭来的暴风雨抗衡 
只能等到风平浪静 
我才能尘埃落定 
----《我只是尘世间的一颗尘埃》 

这是安徽来苏州打工的工友陆园园写的诗。陆园园14岁就出来打工,她创作的诗歌《我只是尘世间的一颗尘埃》不仅被刊登在苏州工友家园的工人刊物《工友通讯》上,还被打工者的门户网站---城边村网录制成MP3进行传播。这首诗歌把打工者在城市里无助但又渴望能安定下来的心态写得细致入微,特别打动人、感染人,因此,当安徽电视台《第1时间》栏目组来苏州工友家园采访时,也特别请陆园园朗诵这首诗歌。

其实,像这样由工友自己创作的文学作品还有很多很多。据苏州工友家园的工作人员反映,自机构成立以来,光是文学稿件就收到近300篇,制作出版了20期《工友通讯》。其中有多篇诗歌被当地政府的《木渎简讯》刊登。工友们创作了大量的工人文化作品,包括了小说、散文、访谈、原创的歌曲、小品、相声、话剧、舞蹈等,作品的质量也越来越高,部分工友的访谈作品还被收录进北京的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给社会各界提供了解苏州地区工友的打工经历及生活状况的线索。这些文化作品都十分真实的反映了在外打工的工友们的生活状况和感受,激发了工友们的共鸣,很受工友们的欢迎。 



(文学小组的工友们在一起讨论策划工人刊物《工友通讯》)



(工友们在表演工人小品)

而类似陆园园这样的能够拿起手中的笔、乐器,或者透过自己的歌声、肢体,来反思工人所处的状况,以及表达自己的心声和诉求工友骨干还有很多很多。这些工友骨干大都是从小组活动慢慢成长起来的。工友们大都先根据个人兴趣参与小组活动,在参与小组活动的过程中,工作人员会评估工友的在活动中的成长、组织能力、主持能力、理念,对小组的理解以及专业知识的能力,并逐步把一些工作分担给成长起来的工友。小组工作逐渐过渡到以骨干工友为核心,工作人员协助其工作的状态。如之前的访谈小组,绝大部分的工作都由骨干工友周耕负责,工作人员只负责协调、跟进的工作;现在的文学小组很多工作也主要由小组的四五个核心骨干负责实施。 

大多工友在参与了小组活动及其他机构活动之后,逐渐在权利意识、互助意识、劳动价值认同、群体认同、社会问题分析能力、维权能力等方面有了很大的提升,成为了工友骨干。多数工友骨干都能冲破失语状态,有行动力,敢于表达工人诉求和争取权益,部分骨干更能带领其他工人一起行动,具备很好的协调能力。 

工人文化作品的数量与质量反映着一个时代工人群体发展的阶段,是建立群体意识的重要手段。同时,工人文化的建设很大程度上将推动劳动价值认同感的增强,和工人群体意识的提升。而工人骨干在工人文化建设中所扮演的角色是至关重要的,他们也是改善打工者生存状况的主力军。 

“外来工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群体的问题,而是关系到一个国家的问题,应该有更多人来支持我们的工作,理解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个工作。我们要发出自己的声音,争取社会的认同!”苏州工友家园的全桂荣如是说。 

机构简介:
 
目前,苏州工友社区服务项目接受乐施会支持已近三年。苏州工友家园从2009年3月起在苏州的工友聚居区木渎镇开展文化教育、劳动法律咨询、个案协助及其他文娱活动等社区服务工作,服务了众多工友。具体的活动如定期开展剪报、文学、文艺、电影、访谈、普法及女工等各类小组活动,还建立了自己的工人文艺队。 

而作为一个刚刚开始在工人社区扎根的机构,苏州工友家园的工作,在开阔工友视野,丰富工友工余生活,协助工友维护劳动权益,提高工友劳动权益意识,培养互助精神,建设工人文化,提升社会对外来工群体的了解等方面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文:鲁梅花 乐施会城市生计项目官员
图:苏州工友图书室提供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