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主要内容

扶贫工作

2019-11-11

从大涧沟到大悦城要几步?

一、源起

高连凤大姐生活在济南的南郊大涧沟村,十余年前大涧沟土地被征用、通往市区的公交线路开通(17路)、家政行业开始发展、妇联系统组织培训等因素促使一大批失地农村妇女进入市区从事家政工作。为了获得一份收入,高大姐也和其他人一样走上了家政工的道路。据村妇委会提供的不完全统计,大涧沟有人口约1万多人,其中约80%以上达到工作年龄的女性正在从事或之前从事过家政服务,人数为3000人左右。


2012年开始,乐施会支持济南槐荫社区社会服务中心(以下简称“积成社”)开始在这个村庄开展家政工的服务与支持工作。经过儿童服务、社区爱心超市等的工作的探索,以女工兴趣活动(如电脑班、手工小组)为切入点,把女工聚集在一起,提供女工互动互助的平台。


家政工大姐高连凤在这一系列活动中,逐渐成长为大涧沟村的家政骨干。


二、初遇积成社

高大姐每周在雇主家工作五天,休息的时候就在自己家里面打扫卫生,做饭,晚上吃完饭后只会在家里面看会电视,然后睡觉,基本没有什么娱乐生活。虽然村里很多人做家政,每天大家也都坐着17号公交到市区工作,但大涧沟的家政工大姐们也很少有交流。


高大姐回忆说,2014年秋天的某一个下午自己带着孙子去地里干农活,回来的路上看到村委的对面有一个门头房,里面有小孩子在玩,高大姐就比较好奇这是个什么地方,往里面一瞧发现有个姑娘在忙,就问到:“姑娘,这是个什么地方。”积成社的社工就请她进来告诉她这是个专门为家政大姐提供服务的地方,然后就详细介绍了积成社每周开展活动以及时间并欢迎她积极过来参加。随后社工通过社区探访与高大姐进行接触,高大姐开始参与积成社活动。


三、丰富的活动

积成社在大涧沟的活动中心成为高大姐周末的一个重要去处,高大姐与其他姐妹一样,在这里参加电脑、手机学习班,学习串珠、丝网花等手工活动。这些家政工姐妹虽然一直在同村居住,经常打照面,却一直是零交流的陌生人,一起参加了活动后才算真正熟悉起来。社工们还带领着大家一起讨论家政工作的话题,比如与雇主的沟通、家政工作中的困难等,这些话题是大姐们熟悉的,但却很少与家人或是家政工之间讨论的。通过这种交流与讨论,高大姐将在工作中的一些苦闷发泄出来,对自己从事的家政工这个职业有了更多的认识。


四、飞速成长的文艺骨干

高大姐是文艺爱好者,喜欢唱歌和写作,在一次活动过后,她向社工表示希望能够成立一个唱歌小组。了解了高大姐的诉求后,社工又进行了需求和问题评估,收集更多人的意见后决定开展唱歌小组。在唱歌小组的活动中,高大姐带领着小组成员与社工一起经过多次推敲和创作,第一首和家政服务员、大涧沟有关的歌曲«小村故事»成功面世。这首歌让高大姐获得了其他家政服务员的认可,也让她对自己的能力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创作热情也被激发出来,也就有了后来的快板新编,元旦三句半,以及«可怜天下父母心»等文章的发表。


随着高大姐文章陆续在家政姐妹通讯上发表,也带动了到其他人加入到写作的过程中来。2016年社工团队经过讨论后决定将家政通讯的编撰和审稿工作全权交由家政服务员,经过报名和选拔,高大姐和其他四名家政服务员成为第一批编辑部成员。而原来的唱歌小组发展成了心连心家政姐妹艺术团,高大姐成为艺术团很重要的成员。


2016年6月19日,北京大悦城的单向空间,正在举办《怒发的地丁花---家政工口述史》新书发布会,高大姐也收到了邀请。这是她第一次在众多家政工姐妹以外的人面前分享自己的成长。接受邀请后高大姐非常兴奋,认真的准备自己的发言稿,一遍又一遍的修改,遇到不清楚的问题就找社工,社工就陪着她修改并不断的鼓励高大姐。发布会中,高大姐表现自如,与参加活动的读者,分享自己从事家政工工作的收获与烦恼,回到济南后,高大姐和大涧沟的大姐们分享了此次新书发表会的感受,家人也对于高大姐参与公益活动有了更多的支持。


五、现在

2017年9月,大涧沟村拆迁了,在大涧沟的家政工活动中心也随之关闭了。但高大姐与其它20来位大涧沟的家政工骨干仍活跃着,每周末她坐公交到积成社在十六里河新建立的活动室参加心连心家政姐妹艺术团的排练,协助工作人员组织家政工姐妹的兴趣班。定期参加积成社家政工通讯的编辑工作,心连心家政姐妹艺术团仍创作着家政工的作品,参加社区演出,让更多的人了解家政工、认识家政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