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主要内容

扶贫工作

2019-11-10

社区居民行动起来:流动儿童守护者的进与退


广州是一个打工者聚集的城市。在这里,外来工被冠以“金雁”的名称。从字面上看,“金”意味着财富,“雁”是一种候鸟,通常成群结队地迁徙。正是这群往返于老家和广州之间的打工者,为广州创造了无数财富。外来工的子女,则被称为“小金雁”。


据统计,2016年,广州义务教育阶段已有近60万名流动儿童。他们的父母大多在工厂上班,平均每天工作12个小时,没有时间教育孩子。为节省生活成本,他们大多居住在工业区附近的城郊村里,社区环境较差,存在较多安全和卫生隐患。


番禺区是广州主要的工业区之一,分布着大量流动儿童。2010年,“小金雁社区公益服务中心”(2017年改名为‘火把社区’,下称小金雁)在番禺区成立,致力于改善流动儿童的生存状况。


针对流动儿童面临的问题,小金雁在城郊村内租用场地,开设了数个社区活动中心,为流动儿童提供安全、健康的活动场所。社区活动中心内亦会为儿童提供性别、安全等方面的教育课程,同时培养社区和家长骨干,令儿童、家长、社区一同成长。


社区领袖才是主角


2017年12月的一天,番禺区新桥村的家长们聚集在“小金雁”,讨论如何过冬至。人称“芳姐”的刘彩芳是这场讨论的组织者,在她的提议下,家长们先围成一圈做自我介绍,然后玩了几个热身游戏。大家很快熟络了起来,房间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崔丽霞带着女儿坐在一旁的角落,安静地看着她们做游戏。只有在需要她的时候,她才跑过去打打下手。如果不是刻意追问,你很难意识到她就是这家机构的负责人。“会让自己尽量靠边一点,把中心位置留给这些社区骨干,”她谦逊地说,“他们才是真正的领袖,我不是。”


结缘流动儿童


崔丽霞2006年来到广州读大学,专业是小学教育。大学期间,她参加了很多支教活动,经常去广东周边的农村学校教书。“那些对我的影响挺大的”,崔丽霞说。毕业后,她参加了团中央的“西部计划”,在广西做了半年志愿者。


2010年,她回到广州,开始和流动儿童结缘。“最初是通过网上招聘,参与到小金雁的项目里。”崔丽霞回忆道。崔丽霞一开始是项目的工作人员,后来接手了整个机构。


最初面对社群的时候,她有些茫然,直到她看到北京的公益同行们是如何走近社群的。崔丽霞逐渐意识到,做社群工作并没有捷径,只能日复一日地把自己投入进去,“不是说你站在外面看,而是你真的要投入感情,投入你的时间精力,把自己当做这个社区的一份子。”


通过课程改变孩子


除了节假日,小金雁活动中心日常开放,每天都有孩子来玩游戏。每周一至周五放学后,还会有高校志愿者来为孩子们辅导作业。


住在新桥村,每天来活动中心工作,崔丽霞更频繁地接触到了流动儿童,也更清楚地看到了他们身上的问题。“教孩子玩游戏的时候,孩子老打架,打得很凶,甚至大一点的小孩子之间开始约群架了。”


学习能力和生活能力的滞后发展也很严重。“有的小孩读到小学三年级,自己的名字都写不了。有的小孩手脏得都黑了,他还可以用手抓东西吃。”


这些令人担忧的问题,并不能通过玩游戏解决。于是,崔丽霞开始探索课程教育。“比如说青春期的教育、社交能力、生活规范,像这些东西我们觉得都是可以通过课程去带给他们一些改变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课程培训,孩子们身上出现了可喜的变化。崔丽霞发现,大概一年半之后,参加课程的孩子打架情况明显减少了,大家会寻找不同的解决办法。在生活习惯方面,孩子的卫生意识也提高了。


小金雁的芳姐


2013年开始,小金雁把更多精力放在了社区改善上。机构得到了香港乐施会等多方的资助,得以开展更多社区工作,包括家庭层面的微观改善(家访、亲子沟通培训)、社区文化建设(社区艺术节、电影放映)、社群的组织和动员等等。


社区层面的工作,免不了要和孩子以外的大人们,尤其是家长们打交道。崔丽霞虽然是个“孩子王”,但和家长的互动却很吃力,“2014年前,我们机构最老的我都没结婚,在家长眼里我们就是一群小毛孩。谈什么育儿,人家会觉得你在开玩笑。”


面对大学生,家长也更容易产生依赖,“你安排好了,我来就好了。崔丽霞逐渐意识到,尽管机构在社区扎根多年,也提供了很多服务,但有些连结是他们无法建立的,有些事情是他们无法代劳的。“社区的工作,只能交给社区的人自己解决。”


芳姐是社区骨干中的佼佼者。2006年,丈夫在附近的工厂工作,于是她带着孩子来到新桥村居住。夫妻俩由于工作太忙,无法看管孩子,就把孩子送到了小金雁的课后托管服务。一开始,芳姐只是普通家长,后来在小金雁工作人员的鼓励下,她渐渐成为社区骨干。


芳姐因为开朗健谈的性格很受欢迎,家长们也喜欢围绕在她身边。工作之余,芳姐还会不断为自己“充电”,例如看一些沟通类的书,练习沟通技巧。如今,芳姐已成为小金雁的全职人员,主要负责家长工作。


芳姐和社群之间奇妙的化学反应,连机构里的大学生们也自叹不如。崔丽霞也感叹道:“芳姐来了之后,效率明显提高了。现在她身边围绕着好几十个妈妈,只要她一呼唤,全都来了。”


从儿童到社区,小金雁的工作不断扩展,原有的名字已不足以代表机构。2017年,小金雁通过向社区居民征名,正式改名为“火把社区”。“火把”意味着薪火相传,而崔丽霞和同事们也在逐渐向社区居民“交棒”。


未来五年,她们将进一步为居民们打好基础,包括动员更多社区资源,组织居民月捐,减少对外部资金的依赖;也包括孵化更多兴趣类社团,例如广场舞社团、学习社团,加上社区骨干的培养,一点点地把社区居民带动起来。


打好这些基础之后,崔丽霞和同事们也将“功成身退”,带着机构前往下一个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