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主要内容

扶贫工作

2019-07-01

如何让漂泊的心,获得安稳和慰藉?

在云南昆明的城中村里,如何寻找免费WiFi?社工张耀炜告诉我们:“只要看看哪些墙角有孩子蹲着玩手机就行了。”

张耀炜所说的“孩子”,就是城中村里的流动儿童。他们中有不少人来自云南昭通,是此前走红网络的“冰花男孩”的老乡。由于教育和公共服务的缺失,流动儿童之中逃学、辍学现象严重。

作为中国西南部的主要城市之一,昆明吸引了大量周边地区的流动人口。2016年的数据显示,昆明流动人口已达到220万。昆明地处多民族聚居地,流动人口也呈现多民族的特征。受经济、文化、政策等因素的影响,少数民族的流动人口往往生育率较高,令流动儿童现象更为突出。

服务于流动儿童的NGO

“服务于流动儿童,特别是困境儿童,是我们的最终目标。”张耀炜说。他所在的“昆明市五华区益心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下称益心为儿童)是一家关注流动儿童的NGO。独立运作前,是另一家关注流动人口的NGO“云南连心社区照顾服务中心”(下称云南连心)的一个部门。

云南连心社区照顾服务中心是乐施会城市生计项目重要的城乡结合部社区服务的伙伴之一。从2007年3月起,香港乐施会城市生计项目开始与云南连心合作开展昆明流动人口聚居社区综合发展项目,以支持云南连心的机构发展和在昆明伍家堆社区设立社区综合活动中心,进行包括儿童服务、学校社会工作、成人健康教育、职业咨询以及社区经济等的尝试。

项目支持云南连心通过搭建社区服务中心的平台为儿童及家庭提供专业服务,关注流动儿童生命安全、培养其生活技能,关怀其生活处境和未来出路,推动社会公众为流动儿童拥有安全健康的生存环境及多样的生活选择共同努力;并通过发展手工艺、组建二手物品回收队、开办互助店等搭建改善服务群体生计的平台,丰富社群生活,实现流动人口社区群体的互助,倡导更多的社会大众关注社区流动群体的生计及生活现状,促进公众与流动社群的对话与互动,推动社会融合。

张耀炜在2011年底加入了云南连心,益心为儿童独立后,他又担任了益心为儿童的负责人。他自2003年起进入公益机构工作,至今已有15年之久。“如果我的工作能推动一些改变,那么我和我的孩子也会是受益者,”他这样解释自己的坚持。

云南连心的第一个服务中心,位于昆明西山区的五家堆社区。2010年,由于昆明推进城中村改建,五家堆社区全面拆迁,机构就跟着所服务的流动家庭搬到了昆明西北部更为偏僻的五华区王家桥社区。

从服务接受者变成了服务提供者

王家桥是一个人口密集的城郊结合部社区,本地人口约3万多人,流动人口约10万多人。这里分布着布依族、彝族等少数民族,其中布依族中有不少家庭以拾荒为生。

拾荒者的家庭住所,废品和居住空间混杂在一起。由于需要存储废品,他们往往难以租到较好的房子,更谈不上有正式的租房协议。

在王家桥社区,张耀炜和同事们深入了解了流动儿童的需求。他们发现,流动儿童首先面对的是生命安全的问题。在云南连心搬来之初,社区内发生了多起儿童溺亡的事故,触电、车祸、被拐卖等情况也时有发生。为了应对这些情况,云南连心在社区内开辟了儿童活动中心,为流动儿童和青少年提供安全、健康的公共空间。

活动中心开展的活动并不以完全以知识学习为主,而是更多地培养孩子的生存能力、引导他们树立正面的价值观。“一旦他的家庭流动到其他社区,我们就难以提供服务,所以我们更多思考的角色就是,如果有一天孩子离开这个社区,他可以带走什么,我们在这之前可以做点什么?”张耀炜说道。

活动中心以鼓励孩子组织活动的方式,锻炼他们的能力。“前期我会跟他们一起讨论策划,撰写活动计划书,还要准备一些活动物资,然后直到整个活动结束,写总结和反思报告”负责活动中心的社工杨春梅介绍道。

通过组织活动,孩子们的角色逐渐从服务接受者变成了服务提供者。当他们走出社区时,他们也能运用在活动中心学到的技能,更好地为自己和他人服务。令张耀炜印象深刻的是参与活动中心乐器兴趣班的一个孩子,他在班上学会了尤克里里,回到老家后,老家发生了地震。他的弟弟妹妹都不幸丧生,他被抢救了过来。在等待重建的日子里,他时常在救灾帐篷中弹奏尤克里里乐器演奏,一方面是为了缓解自己的伤痛,另一方面也给受灾的农村孩子带来了安慰。

截至2017年,云南连心和益心为儿童通过活动中心,和两千多个孩子建立起了相对紧密的联系。

走进民办校园

和其他地方相比,昆明面向流动儿童的民办学校较正规,有相关部门颁发的办学执照,但教学质量参差不齐。“很多老师不是师范类毕业的,还有一些是下岗工人。”张耀炜指出,由于待遇较差,老师们的流动性也更高。张耀炜无奈地说:“曾经有一个学校的某个班级,在一个学期内就换了两个班主任。老师的流动带来学生跟不上学业,学业跟不上就没法被老师认可,最终导致孩子厌学、辍学发生的几率比较高。”

为了改善民办学校的教学环境,机构招募了许多高校志愿者,让他们进入民办学校进行支援。这种方法既不会增加学校老师的负担,也不会引起学校的反感,较好地平衡了多方的利益。机构还在学校内设立了社会工作站,通过走进学校的方式,机构在活动中心之外,又覆盖了7所学校的3000多个孩子。

十多年来,云南连心和益心为儿童扎根流动人口社区,在社区、学校、政策等多个层面服务于流动儿童,进行了深入持久的探索。回顾这些年来的工作,张耀炜也深有感触:“我们工作的特点,就是不知道能陪伴这些孩子多久,不知道我们对他的影响,会在什么时候发生。就像在春天撒种子,不知道种子什么时候发芽,什么时候成长。所以我们会尽我们的能力,在我们还有机会的时候尽力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