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主要内容

扶贫工作

2019-11-09

在流动者社区,如何聚沙成塔造一个家

无论是接收快递,还是领取信件,地址都是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在城市中,却生活着一群没有地址的人。


就是在这样充满临时性和流动性的社区里,诞生了一家致力于让城中村居民们凝聚起来、改善社区的公益机构——合肥市华益儿童服务中心。自2013年以来,华益组织小朱岗的居民们起路名、装路灯,参与到社区的大小事务中,把城中村这“借来的时间,借来的空间”,变成了流动人口自己的“家”。


改善生活离不开社区


35岁的杨冰是华益的创始人,也是一名合肥的检察官。从小目睹亲戚从农村前往城市打工,他在年轻时就萌生了为农民工服务的念头。在合肥,有越来越多的农民工选择把孩子带到城市,或在城市里生育,形成了“流动儿童”群体。这些儿童在生活环境、城市融入方面存在着许多困难。经过实地走访,杨冰的团队在2013年进驻了小朱岗,开始在城市的流动人口社区开展儿童工作。


刚入驻的时候,这里居住着上万名流动人口,其中包括800多名儿童。尽管人数众多,社区内基本没有公共设施,仅有的3个公共厕所还要收费才能使用。人们租住的房屋以农民自建房为主,通常为两到三层,与周边的高楼大厦形成鲜明对比。


城中村的生活环境大大影响了流动儿童的成长。在室内,由于住房条件差,孩子们只能在昏暗狭小的房间里看书、做作业。在室外,城中村的道路坑坑洼洼,垃圾遍地,网吧和棋牌室充斥在小巷里,存在着卫生和安全隐患。不少父母忙于生计,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源陪伴孩子。孩子们也缺乏良好的社交生活,难以融入城市。杨冰和华益的同事们意识到,流动儿童生活的改善,离不开社区环境的改善。


社区活动中心建成


在香港乐施会的支持下,华益在小朱岗成立了第一个社区活动中心——月牙湾仰光社区邻里之家。社区活动中心虽然不大,但有志愿者们轮流值班,陪孩子们读书、做功课、玩游戏。家长们也可以来这里借书,以及参加普法、就业讯息分享等方面的活动。


有了公共空间还不够,更重要的是建立居民们的公共意识——意识到大家生活在一个共同的社区里,只要人人都参与进来,就能把社区建设得更好。华益组织小朱岗的居民们做了两件事:起路名和装路灯。


齐心协力安路灯


路名看似微小,却有重要的身份意义。它意味着这个社区不再是城市版图里笼统的、无名的、等待清除的角落,而是可以以自己的身份合理地存在。在华益组织的社区会议上,居民们通过民主决策的方式为道路命名,并在道路上设置了路标,完善了社区地图。这不仅令他们感受到这个社区是属于自己的,也方便了他们的生活。


在社区会议上,居民们经常会讨论社区内的问题,而其中最受关注的问题之一,就是缺少路灯。每到夜里,小朱岗总是漆黑一片,曾经有晚归的人遇到袭击,也发生过抢劫、性骚扰等事件。经过社区会议的反复讨论,大家最终确定了安装路灯的位置。华益和居民们成功在社区内安装了6盏路灯。如今每到夜幕降临,都有温暖的灯光照亮在小朱岗的路口。


比结果更重要的,是居民们协力参与的过程。安装路灯的费用一部分来自华益的项目经费,一部分来自居民们自己的筹款。这样的小额筹款不仅能提高居民们的参与意识,也能令居民们产生改善社区的自豪感。


参与式互动


在筹款过程中,华益的志愿者们带着社区里的儿童们挨家挨户宣传,“每月一元钱,照亮社区路”、“每月十元钱,送流动儿童光明路”,令儿童们也参与到社区建设中。此外,路灯的安装也是由社区内有相关技术的居民完成的,安装完成后,这位居民的姓名也被写在了路灯说明栏里。


一个路名,一盏路灯,看似微不足道的改变,却在一点一滴的累积中令社区变得更加温暖、强大。如今,小朱岗有了自己的社区报刊、QQ群、微基金,社区的大小事务也会在社区会议上讨论和决策。社区凝集起来以后,儿童工作也更容易开展了,家长们积极带着孩子参加华益组织的活动,包括外出郊游、放风筝等。


或许有人会问,既然城中村迟早要清拆,这些社区营造的努力值得吗?距离小朱岗被列入合肥市城市改造规划已经过去了8年。8年时间可以很短,是一座城市历史里短暂的一瞬,是一项政策从提出到实行的过渡期;8年时间也可以很长,是一个流动儿童慢慢长大的人生经历,是一个打工者在他乡打拼的漫长旅程。


小朱岗的故事告诉我们,无论流动人口的下一个8年会在哪里度过,此刻他们都应该团结起来、寻求改变,过上有尊严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