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主要内容

扶贫工作

2019-11-08

“唤醒”千年古枣林,不再抱着金娃娃过穷日子

陕西省榆林市“佳县古枣园”于2013年被农业部认定为第一批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于2014年被联合国粮农组织认定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我再次对泥河沟千年古枣园产生兴趣,是因为庆忠教授带领一批年轻学人深入泥河沟,发掘古枣园的潜在价值,重新唤醒深藏于村民心中的文化自觉和自豪感,为农业文化遗产保护进行有益的探索。


基于研究与实践,我曾撰文提出农业文化遗产保护需要建立三个核心机制,即以生态与文化保护补偿为核心的“政策激励机制”,以有机生产、功能拓展、“三产”融合为核心的“产业促进机制”,由政府、科技、企业、农民、社会构成的“五位一体”的“多方参与机制”。


民间力量是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力量。相对于其他国家,中国在这方面上还有较大差距,但也不乏亮点。对我而言,印象最为深刻的莫过于在佳县泥河沟村的工作过程中,来自学术界的庆忠教授团队与来自民间的香港乐施会之间的密切合作。


庆忠教授是我在推动农业文化遗产工作中结识的一位朋友。虽然专业差别很大,但农业文化遗产让我们得以相识。其知识之渊博、见解之独到、思维之缜密、口才之出众、为人之诚恳、态度之谦逊,尤其是其过目不忘的本领、深入乡村的精神、关爱民众的情怀,让我非常敬佩。


以《村史留痕——陕西佳县泥河沟村口述史》《枣缘社会——陕西佳县泥河沟村文化志》《乡村记忆——陕西佳县泥河沟村影像集》为名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这套丛书,饱含庆忠教授团队的心血。


他们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先后驻村60余日进行参与式调研。他们从搜集老照片、老物件入手,采访了百余位村民和县镇村干部,为古枣园、传统村落存留了2000余幅珍贵的影像图片和100多万字的口述资料。


经当地民众和外部研究者的共同努力,一个没有文字记载的村落正从历史深处慢慢苏醒;拥有数百棵千年枣树的泥河沟村,这个多年依赖返销粮的黄河岸边的贫困村正逐渐鲜活起来;黄土高坡上守护滩地枣林、筑坝抗击洪涝、徒步40里山路只为背回一袋口粮的村民形象也渐渐血肉丰满。


这种参与式调研回归了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的核心要义——谁的遗产?谁来保护?这套丛书基于在泥河沟的具体实践回应上述问题,凸显了以下三个鲜明特色。


第一,以乡村文化为切入点,复活村民的历史记忆与社区认同。


与诸多以农业文化遗产地经济发展为优先的实践不同,庆忠教授团队对泥河沟村的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实践将功夫扎向土地深处——首先与村民一起回望来路,既理清了一个贫困村转变成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地”的全过程,又盘点了村庄拥有的家底和资源。


在这一过程中,久居“庐山深处”的村民重新发现了这朝夕相处的黄土地、祖辈相邻的黄河水的厚重与美好。


第二,将基线调研与社区发展动员相结合,为社区整体营造打下坚实基础。


作为一家以乡村减贫与社区发展为主要工作内容的民间机构,香港乐施会一路陪伴庆忠教授及其团队,希望探索农业文化遗产地保护与精准扶贫的有机结合之路,在泥河沟参与式调查的设计阶段就提出以社区营造为导向的在地文化记录。


有异于绝大多数源于书案返回学院的田野工作,泥河沟的调研更加注重普通民众的参与行动。他们推动村庄成立了“泥河沟老年协会”,与那些在村里生活了一辈子的老人们讨论泥河沟发展的各种可能性;成立了“枣乡青年促进会”,吸引那些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关心自己的家乡,并尝试参与乡村旅游发展和特色枣产品开发;搭建“古枣园文化节”“泥河沟大讲堂”等平台,不仅让外界多方有帮助的力量走进古枣园,也让当地文化和村民走上了展示自我的“舞台”。


第三,探索并诠释了多方参与、优势互补的农业文化遗产地保护机制。


以庆忠教授为代表的学术研究者、以香港乐施会为主的民间机构与当地政府及村民们密切合作,共同勾画出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的“泥河沟方案”,为中国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的“多方参与机制”创新做出了贡献。


研究者对乡土社会深厚的关怀和扎实的专业积累,民间机构执着的实践导向和在地培育理念,以及当地政府和众多村民们孜孜以求奔好日子的渴望和干劲,在泥河沟这个小村庄中相遇、碰撞,彼此激荡助力。


与此同时,合作各方还不断整合建筑师、摄影师、热心乡土文化的志愿者等更广泛的民间专业力量来到泥河沟,与当地政府和村民一起筹划传统村落的现代发展道路。


泥河沟的实践是超越于一村一寨的个体“试点”,是在社区层面推动乡村建设行动的经验探索与理论先导。这套丛书的精华内容也将翻译为英文版与国际社会分享,期待泥河沟经验进一步拓展中国农业文化遗产保护思路、创新乡村社区减贫发展范式,促使世界农业文化遗产保护路径不断完善。


如何平衡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与当地经济发展?如何激发当地人的保护主体意识?如何整合政府、市场和民间力量共同推动农业文化遗产地的良性保护?这些关键问题通过庆忠教授及团队、香港乐施会等多方合作得以在小小的泥河沟村有所回应,与此同时我们也应看到,这些问题也一直是全球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中共同面临的挑战。


中国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事业与消除贫困、促进乡村社会发展之间存在着高度紧密的关联。令人振奋的是,中国对农业文化遗产保护路径的探索也不断结合农村社区的减贫路径推动工作,致力于提高当地社会与民众对农业文化遗产的“活态”运用效率,改变过往“抱着金娃娃过穷日子”的窘境。


中国古诗云:甘瓜抱苦蒂,美枣生荆棘。“佳县古枣园”是先民为我们留下的弥足珍贵的农业文化遗产,“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认定为黄河岸边久处贫困的泥河沟村带来了生机。


由《口述史》、《文化志》、《影像集》三本书构成的“泥河沟农业文化遗产丛书”于2018年出版。这是对中国首批入选“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陕西省榆林市佳县泥河沟村社区行动研究的重要成果。在乐施会的支持下,中国农业大学孙庆忠教授及其团队两年多数次深入村庄,一点一滴重新挖掘出这个小山村的历史与文化,凝聚于这套丛书中,与世人分享。这套丛书是农业文化遗产保护领域中,首次由专家学者、社会力量、在地乡民、政府部门等多方协力完成的一部乡民生活史,也是世界范围内人文社会科学视角介入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和社区减贫相结合的首次探索和知识呈现。本文是闵庆文先生为“泥河沟农业文化遗产丛书”所作的总序,略有删节。


主编:孙庆忠


作者:中国农业大学农业文化遗产研究团队


宋艳袆、李妍颖、江沛、韩泽东、郭天禹、李禾尧、辛育航、王嘉雪、孙兆琦、高凡、李世宽、陈俞全、冯星晨、曹玉泽、关瑶、宗世法


摄影:侯玉峰、贾玥、康宁、计云、关翔宇、熊悦、李攀、于哲、陈钦胜、何颂飞、武雄、马宝林、姚荣


研究及出版支持:乐施会


特约出版策划:乐与永续 liveheritage


创意统筹:王国慧


设计:姚荣


文字编辑:韩莹莹


图片编辑:李攀、宋昊明


封面剪纸:屈永霞(陕西佳县)


插画:榆木先生


责任编辑:秦蕾、李争


出版发行:同济大学出版社 · 光明城


出版时间:2018年1月


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Globally Important Agricultural Heritage Systems, GIAHS)是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联合有关国际组织和国家,于2002年发起的国际项目,旨在建立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及其有关的景观、生物多样性、知识和文化保护体系,并在世界范围内得到认可与保护,使之成为可持续管理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