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主要内容

项目故事

2018-11-01

她们在农村上演《演员的诞生》,为的是不让女性在生活中被“撕名牌”

在全世界范围内,每五名女童就有一名遭受过性侵犯


女童常常因为各种重男轻女的“风俗习惯”被忽视,无法获得应有的权益和资源分配,从而发展受限,长期处于弱势更容易遭受不同程度的歧视与暴力对待。


要消除针对女童的暴力就必须改变性别不平等的潜规则。乐施会支持“消除针对女童暴力社区协作者培养计划”,在全国范围内,挖掘社区协作者成为改变推动者。


参与了培养计划的河北农村妇女们,用小品这种四两拨千斤的方式,为消除对女童的暴力而移风易俗,改变也就发生了。


小品《女人的名字》片段


红事主理人:那不行,户口本上一家之主是王永波,就得写王永波的名字。


小英:(对观众)那这钱也是我们共同挣的啊,又是我来上的礼,(对甲乙)肯定得写我的名字。


甲:对,女人对家庭也有贡献!


乙:唉,现在男女平等,写谁都一样!


小英:对啊,你们都说男女平等,都一样了,那为嘛就只能写他的名字不写我的名字呢?


红事主理人:那怎么别人都叫你王永波家,不叫你英子家啊?


小英:所以你们才要把我的名字写上去啊!


乙:唉,这是老传统,说是男女平等,还得要分个主次。


小英:那我就要改变这个旧传统,今天就得把我的名字写上去。


红事主理人:说白了,你这就是争名夺利。


小英:嫂子,你这话不对,这不是争名夺利,这是争取妇女权利。


丙:行啦行啦,为个名字吵半天,为了支持男女平等,我就给你改过来!


合:对!改过来!改过来!!


红事主理人:把这旧传统给改过来!!


在石家庄正定县的戏台上,台下坐着的村民们正看着石家庄正定美丽乡村社区服务中心主任王小英与其他妇女骨干编排演出的小品 ——《女人的名字》。


小品讲的是,小英去参加红事上礼时,坚持要在礼册上写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只写丈夫的名字。


在农村,婚后女人的名字都被“消失”了。日常生活中大家多以夫家代称女人,户口本、土地和宅基地确权、红白事礼册上写得都是丈夫的姓名,连家长签字也都是父亲来签......即便事情的经手人是女性,也都不会写上女人的名字。


对于这些“村里的惯常做法”,小英说很多姐妹和村民们已经习以为常,有的人甚至一起参与文艺队跳舞多年也说不出对方的姓名,只知道她夫家的姓氏。


姓名没有出现在日常生活和财产权益凭证上,妇女权益也因为身分缺失而得不到保障,女性在农村里没有被看到,价值与地位也被贬抑,因而助长了不少针对妇女和女童暴力的发生。


为维护村里妇女的权益,预防针对妇女和女童暴力,小英和其他妇女骨干从女性姓名入手,翻转约束女性的惯例和潜规则。她们组织了 “女性姓名价值培训研讨会”,与姐妹们从认识自己姓名开始,进而了解到姓名与身份之间的关系,名字与资源分配密不可分;如果自己的名字不被确认,妇女权益也得不到保障。


她们还编排小品《女人的名字》,以呼吁更多村民对“红白事礼单上写女性名字”的关注,鼓励姐妹们踏出第一步,在礼册写上自己名字,让女人名字上榜。


像小英团队一样,石家庄行唐县爱故乡公益服务中心主任赵玉荣和她的团队,也在用小品表演这种“四两拨千斤”的方式,为移风易俗而努力着。


在玉荣所在的村里,已出嫁的女儿在除夕夜不能回娘家过年;如果父母去世,已出嫁的女儿回娘家奔丧后,必须要到婆家卸孝,意思是不要把不好的兆头带回夫家,这些风俗习惯都体现着“女性是家外人”的观念,这种思想观念也更易导致人们对男孩女孩区别对待。在她们编排的小品中,就有不给女儿庆生的片段。


小品《女婴要庆生》片段


甲:听说秋茹生了个女孩,咱们去给她女儿庆生吧!


乙:都是给男孩庆生,那有给女孩庆生的,去了把咱们骂出来,说咱们去看人家笑话。


丙:先去人家沟通一下,看人家是否同意。


丁:嫂子,听说你家二胎生了个女孩,我们想给你家来庆生,你看如何?


秋茹婆婆:我们家不同意。


除了在台上演小品,赵玉荣与村里的妇女骨干也出面提倡给刚出生的女婴过满月,打破只为男婴出生庆祝的惯例,带动更多的家庭珍视女婴和女童,从而打破“女儿是丧门星”的偏见,改善村民大众对女性的看法与差别对待。


玉荣说:“通过学习,从思想上改变,带领文艺队到新生女婴家庆生,大力宣传了性别平等,女儿也是后传人,女儿也能传宗接代,关爱女性是每一个父母的责任,经过宣传倡导受到了亲朋好友的赞成,本村妇女赵女士作出改变,同样给二胎女婴庆生。”


小英、玉荣和她们的姐妹们,在基层社区开展创新有趣的活动和服务,尝试发现和改变习以为常的性别偏见和不公平,撬动性别暴力的根源,合力终止性别暴力。